纪实丨我与茶的四次蜕变,让我坚定成为一名茶文化的传播者

我现在是一名忠实的茶叶爱好者和茶文化传播者。可以说,现在在生活和工作中,均能感受出茶所赋予我那种“气节”力量。有这样的切身感悟、感受,其实源自于我四个经历阶段。而最初,我与茶一直保持了平静的距离。

我与茶的相离

从小到读书年代以及工作前期,我对茶没有多少认识。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刻板印象。偶尔会泡制一些绿茶,不讲究,虽能感触到茶的甘甜、回津等。但我认为这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没有多大关注。

那时候,口渴了 “咕咚”一下喝完一瓶矿泉水才算痛快,一口一口品,会觉得不可思议。做客和聚会,也会有茶的影子,但基本上我都会选花茶或茶饮料。生活中,也有接触到一些茶道以及茶的泡制讲学等,但并未能走进我的心里。

我与茶的相切

在物流公司,担任财务总监期间,因为工作上的需要,一直会参与和来自台湾客人交流,久而久之,我渐渐被台湾人所呈现的轻柔、恬静、慢条斯理的性情和说话方式所折服,究其缘由,我理出了一个答案。

他们是一群爱茶的客户,并对品茶的氛围及环境、茶席,器物有特别的喜好,但不刻意追求茶水的来源,器物是否高级,以及茶室有多么高档,能达到一种舒适感就好。在彼此沟通中得知,他们喜欢泡茶,认为茶是生活的一部分,不必追求完美,这样反而会收获更多。

这种背景下,谈起合作具有很好的理解和促进效果,并能真正感受到什么加“快乐生活、快乐工作”。在此潜移默化下,我开始有意识地接近茶以及茶文化。那一年是2006年,这之后,我与茶产生一种相见恨晚的情缘。

我与茶的相交

随着公司在发展,所服务的客户不断增多,其中台湾客户占大多数且彼此信赖不断加深,我与公司领导层坚定的认为,这与茶所倡导的一种相处文化有关。不急不躁、聆听对方的心声,讲究以和为贵、和气生财,先苦后甜。这是爱茶人秉持的一贯优良思想,也能为彼此信任提供优良基础。

现在,我们公司专门开设了一间茶室,不仅仅为了业务,还有一份共同的心声:探讨茶思想,发展茶文化,在沏一盏茶的功夫和品茗的过程中,感受茶所带来的美好氛围,是有一种久违满足感和幸福感。

从那一刻起,我就是茶的发起者和推广者,并认为普及茶文化,应当从身边开始。不久后,我作为牵头人,先后在公司为员工同事培训茶文化、茶礼仪和禅茶合一。建立制度和聚会旅行,先会融入一些茶韵基调。结果,反应很好,得到大家拥护,我想这样的内部培训交流聚会,会不定期的一直办下去。

我与茶的相融

在茶的世界里,我更偏爱白茶,其体现的香气清鲜、滋味清淡回甘、入喉清爽品质特点,更具有魅力。而在台湾客户中乌龙茶往往是他们最爱。当然,对岩茶情有独钟;对黑茶释放的绵柔之力大家赞许,以及喜好红茶散发的焦甜之味等都是他们案头、办公室常备不离的生活美好印迹。

总之,只有真正融入才能知道其价值。当我,关注并参与社会上的茶活动和相关茶公益之后,我与茶的故事,其实,才刚刚开始。

在宁波举行的茶文化促进交流会及“禅茶一味”里,我负责文案和邀请函的制作,为茶文化出一把绵薄之力,不为索求,只为喜好。随后在太白滴翠杯评茶和茶艺技能大赛中,我主动参与并承担了大赛设计和开幕式、闭幕式的策划、邀请函等,当看到参赛选手展示茶艺和茶文化的演讲,我有一种特别的幸福满足感,乐在其中,美不可言。

而在这期间,也举行过“孝子奉茶会”和“春天与樱花的对话茶会”并邀请池坊高老师来指导插花,我还组织了台湾慈善机构普隐学堂举办茶活动等。我在与会间,我把自己感受和理解的茶文化分享给大家,当然,同样也能获得茶友们所带来的不同的茶文化,这些都是我值得永久珍藏的岁月。

茶文化,其实是饮茶活动中形成的一种文化特征,包括茶道、茶德、茶精神、茶具、茶故事等,这里蕴意了太多的做人和处事学问道理。正如,我们受到台湾客商赠送的精品乌龙茶以及我们礼送的白茶和宜兴紫砂瓷器等,这不仅仅感受礼尚往来的茶德,还有一份私有的茶艺和茶故事的呈现,为此,我自诩能为做一名茶文化的传播者,而感到欣慰和自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