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放下心中的事,让心灵得以安宁

观自

一缕袅袅青烟,丝丝美妙香味,层层觉悟禅意。香既是物质的,又是精神的。香非人生,香如人生。

香,非木、非火、非烟、非气。既不是实有,亦非虚无,不过是从“存在”到“意识”间的幻化百态。她从物质而来,但超越了物质,直接上升为精神层面的感受。

宋人早就提出了“鼻观”的概念,并且提出了品香时“犹疑似”的审美判断。“犹疑似”就是在似有似无之间,去把握一种灵动之美,这与禅宗“说一物便不中”的境界十分吻合,也就是借有相之香,因物证心,反照自性,远离一切杂念,以与觉悟解脱相照应。

品香的过程和感悟,也使我们更加敬天畏地,感恩大自然。试想一下,树木本来就是天地之间的精华,而沉香更是吸纳了日月星辰,风霜雨露之精华,经历了无数个春夏秋冬的更替轮换,千里挑一、万中选优结香成材,我们有机会品享“她”,欣赏“她”,多小的“机率”,多大的缘份啊!

由此推而广之,我们生存所依存的种种,哪一个从“本质”上讲,不是天地万物,不是大自然所赐呢?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我们每个人都是天地间一个匆匆过客。古人所追求的“及时行乐”,我们以往对它的理解可能失之便颇,认为它是消极的东西。

实际上,他们还是领悟感受到人生短暂,那么在短暂的生命中为什么不能使自己快乐一点呢?“富贵于我如浮云”,如果不快乐,即使是身为高官,即使是富如皇室,即使是名重一时,就行浮云一样,与我何干?

时间万物,变化无常。我们只不过是物质世界极少数物质的暂时支配者。从广义的角度来看,我们不一定就是占有或是拥有了这些物质,我们的暂时支配只不过是这些物质的一种存在形象罢了。只有存在于内心的经验、领悟、美感、理念,才是个人生命中永恒的物质。

“生命”是一个过程,是一个从无到有、从有到无;是一个灭到生、从生到灭的过程。人生就是减法,最后都要成“零”。“得”之不易,“舍”之更难。“生”的烦恼使我们心灵疲惫,我们需要心灵的片刻憩息,需要心灵的安静,需要心灵的滋养和抚慰。

香是一位年长的哲人,与他娓娓而谈,你能感受到生命的乐趣、生命的智慧和生命的厚重;香是一位宜人的红颜,与之相遇相知,你能感受到生命的美丽,生命的幸运和生命的诗意;香是一位天真的孩子,看着的“她”天真烂漫,你会感受到生命的蓬勃朝气,生命的轮回更替和生命的滚滚不息。

我们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但却能决定生命的宽度。我们无法预知明天,但可以把握今天,把握当下。“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香是精神的家园,香是心灵的绿地,香是缀满星光的夜空,香是晨曦中小鸟的啼鸣,香是圆满的春华,香是洁净的秋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