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画十大要素的理解与应用

一、笔墨:笔携墨运行于纸上,留下的笔迹墨痕是国画以文载道、以笔传情的方法。常说书画同源,书者心画。借笔墨抒发胸中雅韵柔情、坚质浩气,泼墨于纸上,即为写意。

二、气韵:南齐谢赫“气韵生动”为绘画六法第一要也。常说笔情墨韵就是笔操情素,泻墨成韵,有型与无型的韵律结合,是文学概念与生活理念的一种审美表现,人品来与修为。气韵来于笔墨,笔墨来于学养,作者应有悯天的浪漫情怀,所以有“画源于人格,人格不高画格难求高也”之说。

三、气势:“势”是把物象处理在画纸上的相互关系,是线条的走向、动感和物象的运动方向,物象与物象之间的呼应关系。一是把物象结构处理成险绝之势。二是笔墨运动之势。气是流动的,形式上的“势”即险绝的动感是第一印象,无论山水人物、花鸟或野逸或俊秀,皆有呼应关系。

四、意境:境造于心而生于象外。大自然造化之美,无不是以虚实相互衬托。国画中的笔墨与物像也要进行虚实处理,达到虚实相间,才能给观者以联想的空间,产生境外之美。

五、写“写”:书画同源,字是物象的符号,画是物像的具体形势,理解中国画必先了解书法。中国书画艺术无不在点画之间、笔墨转换的运行中形成点线的形质,起承转合,努力做到“高韵、深情、浩气、质坚”,将才情学养、修为与笔墨混为一体写于纸上。

六、散:散与松相承,散与紧相对应。画面只有散看起来才轻松,但运笔松散不失节奏,松则虚、虚则纳物。有人作画追求松散不解笔法,胡抹乱擦,求满求实,结果画面浮躁混乱,失去中国画的本质与意义。

七、玄虚:老子说“道之为物,唯恍唯惚”。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道”是物质与精神的互融统一体,虚为无中实,无为虚中虚。虚无相互转换。笔墨与精神交融一体,神秘莫测,画家在绘画过程中产生很多奇观妙想,使自己的修为学养得到展现与发挥,情调得到升华。

八、形:中国画要求的形,是中国画艺术独特的表现方法,不是具象的型。画的太像、太细就离中国画的本义就越远。中国画以线造型,以笔取神,方画圆、圆画方是源于大自然而升华于心中的“意象”,而是符合心、眼、手夸张写出来的物象,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九、写意:“写意”是画家的胸中之意,以书法线条为基础,把万象万物通过笔法的转折、提按、顿挫,把水墨写于纸上,达到胸中预计的心象。不论意笔、工笔、白描、重彩都可通过笔墨把自己胸中的意像写出来。意有多高,画有多雅。

十、空白:中国画上的空白实则是画家心理上的空间,也与大自然相符的空气运行规律相通,在画面上也一样起着呼吸透气的作用,使观者读起画来不憋闷、不闭塞。通过空白可以产生玄妙的想象空间,将中国画的“气势”在画面上更能展现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