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国画艺术,宋代画家的讲究

本文乃作者江郎讲文化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宋代画家很讲师承,同时,他们也遵奉“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创作原则。北宋范宽初学李成,但“虽得精妙,尚出其下"(《名画评》),他深有感触道:“前人之法,未尝不近取诸心。”范宽为了师造化“卜居于终南太华岩隈林麓之间,览其云烟惨淡,风月阴霁难状之景,默与神遇,一寄于笔端(《宣和画谱范宽》)。师造化是宋代的山水画家的共同特征,宋代山水画能成:“群山竞秀,万壑争流"之势,与不同地理环境中的文人画家们都秉承外师造化的原则关系甚大。

名画评

自诩“性爱山水,弄笔自适”的李成居齐鲁营丘,世称李营丘、他的画多采用平远画法、画面中山林泽薮、平远险易,呈气象萧疏、烟林清旷状,显现出齐鲁风貌。范宽由于常居陕西终南、太华诸山中,西面则峰峦浑厚、势伏雄强,颇具西北山区的宏伟险峻。李成、范宽的作品在师承五代荆浩、关同的基础上。又经由“师造化"与“地心源"而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两人由于都居住、活动于中国的北部,他们及追随他们的齐鲁、关陕之士共同形成了北派山水。董源与李成、范宽的风格迥然不同。五代南唐时,董源就已是着名画家,入宋以后为南派山水宗师。他身处江南,所以不为奇峭之笔,而成淡墨轻岚之体。董源工秋岚远景,多写江南真山、疏林远树、平远幽深。后人称他的画为“平淡天真”。

董源

夏山图》是他的传世之作,画面淋漓约略、苍茫晕润,极自然地表现出江南“峰恋出没、云雾显晦”的特色。董源作画,墨线浑圆短簇,并布辍墨点于有意无意之中,再杂以干笔、破笔把江南的细润烟霭有层次极自然地表现出来。董源的画对后世影响甚大,北宋山水画的另一重要流派,以米芾父子为代表的米点山水即是脱胎于董源。米芾原籍山西太原,后居襄阳,曾长期住在江苏镇江。米芾对镇江带的云山雾遮、烟雨霏霏有着深切的感受,其子米友仁对江南的云山烟树感受比其父更为深切。他们选择的绘画对象皆为江南的烟雨云山,在作画上受到董源的影响很大,不仅题材相近,而且画法上多有师承关系。但与董源相比,米氏父子又有新的拓展、变革。

山图

明董其昌说:“唐人画法至宋乃。畅,至米又一变耳。”前人多从形式上评价米氏父子的山水画,将其定名为米点山水。实质上,米氏父子对山水画的贡献不仅仅在于发扬光大了墨点的艺术表现力,更在于他们变革了中国画的创作原则和审美趣味。如果说北宋三大家的共同特点是重视自然景观,将个人的情感寄托在景物之中的话,米氏父子则明确地把重心移到了主体感受一边。米芾批评前人作画“山水古今相师、少有出尘格者”,并提出自己的原则:信笔作之。其含意为:历代画家只会用老技法、模仿自然山水,不敢打破这个传统。

明董其昌

我要让我的情趣、感觉引导我的画笔,写出真情实感,超越,流俗。米友仁在他的《潇湘奇观图》上题道:大抵山水奇观,变态万层,多在晨晴晦雨间,世人鲜复知此,余生平熟潇湘奇观,每于观临佳处,辄复得其真趣,成长卷以悦目。“真趣”、“悦目”是米氏作画的创作原则和审美情趣。自然风景本身并无所谓“趣”,所以更谈不上真、伪。趣只能来自内心。眼观自然美景,作画时,目的并不是要再观这自然美景一无论是它的形状还是神韵,而是要表现出观赏自然美景时产生出来的“真趣”。从南朝宗炳、王微起,山水画到二米手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写意原则。如米芾所说:“多以烟云掩映,树木不取工细,意似便已”。

潇湘奇观图

米芾父子创立的米点山水后人褒贬参半,但他们确立的写意原则、重个人感觉的审美情趣为后世多数文人画家接受并成为中国山水画的主要流派。明王世贞谈到山水画时曾道:山水:大小李(李思训、李昭道父子)一变也;荆、关、董、巨(荆浩、关同、董源、巨然)又一遍也,刘、李、马、夏(刘松年、李唐、马远、夏玮)又一遍也,大痴、黄鹤(黄公望、王蒙)又一遍也。(《艺苑厄言》)刘、李、马、夏均为南宋院体画家。李唐能作青绿重彩,高宗赵构评道:“李唐可比李思训"。李唐水墨山水师法五代荆浩及范宽等北派山水,积墨浓郁,画风古朴苍劲。

万壑松风图》为他晚年力作,悬崖危耸、苍松深密、溪瀑岢岚绕曲其间,大气磅礴堪与范宽《溪山行旅图》媲美。刘松年深受李唐影响,但更偏于工细俏丽,青绿重彩巧整细密与二赵(赵伯驹、赵伯绣)相近,水墨画则淡墨轻岚,与南派董、巨又颇有相似之处。马远、发理两人画风相近,同为南宋画院水墨山水的代表人物。

万壑松风图

多种因素对文人画家产生作用的结果,而不是自然山川本身发生了变化。马远、夏玮的局部构图在自然生动的基础上并非临摹自然的一个角落,而是贯彻了“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梅光臣语,摘寸自欧阳修《六一诗话》)的主观追求。马远、夏玮的局部构图又称“金边银角”法,他的《梅石溪凫图》左、上边的山石、树枝从画外向画里伸展,右、下边只数只水鸟,画境开阔,画出又向画外延伸,整个画面仿佛是大自然中截取的一个角落,实则体现了画家“景愈藏境愈大"、“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意境。

两朱山水画达成中国画的一个高峰,北派曲家如范宽、李成等人在为山水传神的同时,寄托了主体情怀,遵奉的实质上是宗炳、王微至张躁的绘画理论。北宋末期的大、小米,揭开了山水画的第一次人变革,从传神写照转移到写自己的感觉、情趣,为元代文人山水之滥觞。

参考资料《中国国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