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门》里的奇女子 一代古琴大师乐瑛

我昨天兴之所至,又上网搜许久未听的古琴曲,偶然间听到一女琴师所抚的《沧海龙吟》,一耳朵就爱上了那荡气回肠、如迷雾变换中苍龙出没于海波的琴音。

我突然想起自己三年半以前不是曾在钢琴黑键上即兴演奏了两首曲子吗?都是随意发挥的,因为我一向觉得弹纯粹的黑键能模拟中国传统乐音的宫商角徵羽,酷似古琴的琴音,于是当场录制,并命名为《临海思吟》与《龙吟》,当时的我并未听说过有《沧海龙吟》的古琴曲,难道,冥冥中我与这曲子有某种感应和缘分?

古画

我查了一下这位令我感动的女琴师的资料,不查不要紧,一查,您猜她是谁?

大名鼎鼎的古琴界尽人皆知的女琴师——乐瑛,如果您并不爱好古琴,可能听到这里毫不动容,但我再继续介绍一句:她就是电视剧《大宅门》里那个白七爷白景琦的原型——同仁堂第十二代传人乐镜宇的大女儿,是不是您就觉得有那么一点意思了呢?

说起来,这家大宅门还真是出了许多奇女子,而且她们都有真人原型,比如那个非要嫁给万筱菊照片的白玉婷,其实就是《大宅门》的编剧兼导演郭宝昌的十二姑,她是同仁堂正经八百的继承人之一,她当年喜欢的是梅兰芳,她嫁给的是梅兰芳的照片。

青年梅兰芳

看出来了吗,梅兰竹菊,我揣摩着作者就是用万筱菊这个名字暗示梅兰芳,因为梅兰芳占了梅与兰,而万筱菊,不就是竹和菊么,筱是竹字头。真是用心良苦的设定啊!

郭宝昌的十二姑当年的确如剧中所演,梅兰芳的戏她一场不落,还抱着首饰盒往台上一把把地扔首饰,最后干脆把整个盒子扔上台。这个情节恐怕很多人认为是艺术夸张,但我小时候就听我外婆告诉过我说她看梅兰芳的戏时亲眼看到阔小姐往台上扔首饰,所以这是真事。我现在甚至想,当年外婆是否曾和同仁堂那位痴迷梅兰芳的小姐同场看过戏呢?毕竟是同时代人。

电视剧《大宅门》中的白玉婷

关于这位梅兰芳的铁粉,并不是我今天要讲的主角,让我把话题转回到这位乐家大小姐乐瑛——令我听过一曲就无限仰慕的中国第一女琴师身上吧。

在剧中,白景琦的那位娼门出身的妾的女儿,一辈子不认亲娘,只爱古琴,据我分析她是以乐瑛为原型的艺术再创造,但我查了历史资料,均说乐瑛是乐镜宇大太太的女儿。作者郭宝昌说自己虚构成分不多,而乐家后人说他胡编乱造,其实乐家是不是曾有那么一个出身低贱的女人所生的孩子,她又是谁?是乐瑛呢?还是同样成为了琴师的乐瑛同父异母妹妹乐香岩?我们已无法得知,我个人认为郭宝昌未必说谎,但乐家人不愿意家史中的污点被世人评说,也是可以理解的。

最重要的是,一个人的出身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她度过了怎样的一生。

左一乐镜宇 右二夫人 保姆抱的是乐瑛

乐瑛生于1904年,两岁丧母,童年时几乎夭折,家人连棺材都备好了,但她的父亲一直守护在她身旁,不肯放弃,她终究被这个医药世家救活了,虽留下了手部抽搐的后遗症,但也在父亲乐镜宇的精心按摩和调理下治愈了,可以说没有乐镜宇的话,我们中国就失去了一位最高超的琴师。

称乐瑛为最高超的并不为过,因为民国时期也就只有她一位女性琴师的录音被流传了下来,即使和公认的古琴第一大师管平湖相比,她也毫不逊色,只是她留下的官方录音有限,只有被称为“老八张”的1956年记录早期著名古琴大师的录音唱片中有她四首曲子,其余流传的录音均为她晚年时私下录给七位子女的,音质一般。

现代发行的老八张CD

乐家共出了四位女琴师,除了她,还有乐瑛的大嫂顾凯芝、同父异母妹妹乐香岩、乐家四太太郭榕——《大宅门》里那个抱狗丫头李香秀的原型(后来成了白景琦第四夫人,也是郭宝昌的养母),但只有乐瑛有录音作品流传于世。说来也奇了,中国第一医药世家同仁堂,竟出了如此多的女性艺术人才。

乐瑛其实在小时候一度被父亲的德国朋友家里的钢琴吸引,但是乐镜宇一向不鼓励自己的孩子们如他几个兄弟的孩子般留洋求学,他觉得中国有自己独到的艺术文化,如能继承和学习中国传统更好,于是请了当时的古琴大家贾阔峰教导乐瑛,又从古玩商人张莲舫那儿买了最好的古琴给她。

中立者为童年乐瑛

乐瑛自幼学琴就极善思考,她能从观察中领悟和揣摩,有一次她的大嫂顾凯芝随老师学习《岳阳三醉》,站于一旁的乐瑛默默地将老师的指法、节奏、情感铭记于心,后来上课时竟自行弹出此曲,比老师直接教授的顾凯芝弹得更好,令老师大感惊讶。13岁时乐瑛于中山堂赈灾义演,演奏的是名曲《渔樵问答》,非常精彩。

1928年24岁的乐瑛结婚了,她随后生育了七个孩子,都培养成了大学生,她相夫教子的同时并没有丢下自己的爱好,经常挤出时间练习琴技,1956年,收藏家王世襄见乐瑛琴艺并未退化,邀请她担任了北京古琴研究会理事,那之后,她的才华才真正得到世人的广泛重视,乐曲才得以流传。

乐瑛的西式婚礼
乐瑛和她的七个子女

1958年,一代大琴师管平湖有难,富有侠义之心的乐瑛将他和家人都安置在自己家中,甚至将管平湖的几个学生和配偶也一并收容,并不收取任何费用,管平湖学生的孩子还是在乐家出生的。在这个期间,乐瑛还常被小轿车接去,为喜爱古琴的周恩来和陈毅演奏乐曲。

1963年元宵节,北京古琴研究会众人合影,前排右四被遮住一半脸的为乐香岩,左七为乐瑛,右六为郭榕。

1963年北京古琴研究会合影

1966年特殊的时期开始,乐家被抄,被砸了个稀烂,包括乐瑛视为命根子的明代古琴“雪夜冰”和所有的古琴谱,都被没收,至今下落不明,幸而后来他们在废墟中找到几张照片偷偷保存了下来,否则我们连乐瑛早年的容貌也无缘一见了。

从各种照片上可以看到乐瑛虽不算非常美丽,但自有一番大家闺秀的气质。

乐瑛

我们现在能听到的“老八张”中的《沧海龙吟》、《韦编三绝》、《岳阳三醉》、《列子御风》的录音,皆是乐瑛用雪夜冰所弹奏的,这张琴的名字来源于元代柯久思描绘抚琴的《雪夜冰琴诗为邓静春赋》诗中的一句:

雪光照夜三尺冰,

落指飞泉响云穴。

运动结束后,乐瑛搬到了一个破旧的简易楼中,她失去了心爱的雪夜冰,一度无琴可弹,且疾病缠身,女儿想办法为她买来了另外一张明琴“潞王琴”,此琴也非同小可,是明代晚期斫琴高人——小潞王朱常淓监制的,据说他一共制作了360张古琴,每张均有自己的编号,连崇祯皇帝也很爱他做的琴。流传到现在也不知道还有几张?

60年代初北京古琴协会女琴师 中为乐瑛

拥有了潞王琴的乐瑛,在晚年找来录音设备,带着一身重病和对古琴的一腔热血,冒着被整处的危险,私密地录制了《平沙落雁》、《阳关三叠》、《渔樵问答》等多首曲目,并拷贝了七份留给儿女们,到如今,还有人说她在运动前就已不在了,但她的家人近年来澄清说:这些曲子是她在1972年录制的,她是1974年于北京同仁医院去世的。

1971年 67岁的乐瑛

我对比聆听盛年的乐瑛用雪夜冰演奏的《沧海龙吟》、以及她晚年拖着病躯用潞王琴演奏的同一首曲子,不胜唏嘘。本来同一首古琴曲谱,因着每个人的解读和弹奏手法的不同,有时候我确实难以听出是同一曲,但同为乐瑛本人演奏的《沧海龙吟》,在不同的年龄、不同的琴上、不同的录音设备前被记录下来,我竟也一时没听出是同一曲,大概是因为她的心境不同吧,当年的潇洒豪迈,化为了淡薄沧桑。

乐瑛在世时,曾也有几人向她拜师学艺,包括她的子女郭舜珑和郭经诚,但能够谈得上继承她卓绝琴艺的,此世间却再无一人。

60年代初 乐瑛欣赏吴景略抚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