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古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卓越代表

古琴凝聚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是传统文化的卓越代表。因此,在古代,古琴受到了上至帝王将相,下至文人隐士的钟爱,成为人们修身理性、抒情言志、神交大化、以琴载道的“道器”。当代琴家李明忠先生这样评价道:“中国古琴是一种融人文中的道德、礼仪、理教……等宇宙天地间的山川、河流、风雨、雷电……为一体,融天声、地声、人声与三尺琴面为一体的一种博大精深的综合艺术体”。古琴的音乐神圣高雅,坦荡超逸,古人用它来抒发情感,寄托理想。它已经远远超越了音乐的意义,成为中国文化和理想人格的象徵。因此,古琴又是中国古代地位最崇高的乐器。

当下古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卓越代表
古琴各部份的命名亦可著出琴制之受儒家思想的影响。琴前广后狭,象征尊卑之别。官、商、角、徵、羽五根弦象征君、臣、民、事、物五种社会等级。后来增加的第六、七根弦称为文、武二弦象征君臣之合恩。十二徽分别象征十二月,而居中最大之徽代表君象征闰月。古琴有泛音、按音和散音三种音色,分别象征天、地、人之和合。这些古琴形制命名的象征意义实反映出儒家的礼乐思想及中国人所重视的和合性。因为礼的作用是为了保障个体,使个性有所发挥,乐以同和,其作用是与群体谐协。礼乐之同时并用可使个体和群体之间能互相调剂,形成人与人之间平和而合理的生活。所以礼乐这两套表面相反的技艺的推行,实为求达到相辅相成的和合性的目的。而从古琴形制命名所借用的社会秩序、等级的名称来著,可见其制作形制即寓有教化人伦的深意。
当下古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卓越代表
“琴修德,棋开智,书练体,画蕴美”琴、棋、书、画"历来被视为文人雅士修身养性的必由之径,也是历年来衡量一个人的才气和才能的必备构成。古琴文化一直是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的瑰宝,古琴也被称为中国乐器之最。可以说古琴在古代有着很高的认知度,根据文献记载,先秦时期,古琴除用于郊庙祭祀、朝会、典礼等雅乐外,一度盛兴于民间,深得人们喜爱,用以抒情咏怀。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当时的民间诗歌集《诗经》中得到印证。《诗经·周南·关雎》“窈窕淑女,琴瑟友之”;《诗经·小雅·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诗经·小雅·常棣》“妻子好合,如鼓瑟琴”;《诗经·小雅·鼓钟》“鼓钟钦钦,鼓瑟鼓琴”;《诗经·小雅·甫田》“琴瑟击鼓,以御田祖”;《诗经·郦风·定之方中》“椅桐梓漆,爰伐琴瑟”;《诗经·郑风·女日鸡鸣》“琴瑟在御,莫不静好”。这说明古琴至少在春秋时期,便是一件在民间非常普遍、非常受人喜爱的乐器。
古琴是中华民族最早的弹弦乐器,是中华传统文化之瑰宝。她以其历史久远,文献瀚浩、内涵丰富和影响深远为世人所珍视。湖北曾侯乙墓出土的实物距今有二千四百余年,唐宋以来历代都有古琴精品传世。存见南北朝至清代的琴谱百余种,琴曲达三千首,还有大量关于琴家、琴论、琴制、琴艺的文献,遗存之丰硕堪为中国乐器之最。古时,琴、棋、书、画并称,用以概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有关古琴的记载最早见于《诗经》、《尚书》等文献。《尚书》载:“舜弹五弦之琴,歌南国之诗,而天下治。”可知琴最初为五弦,周代时已有七弦。东汉应劭《风俗通》:“七弦者,法七星也,大弦为君,小弦为臣,文王、武王加二弦,以合君臣之恩。”三国时期,古琴七弦、十三徽的型制已基本稳定,一直流传沿续到现在。
古琴,蕴含着丰富而深刻的文化内涵,千百年来一直为文人、士大夫所爱不释手,是整个中国音乐结构中具有高度文化属性的一种音乐形式。古琴之音,既淳和淡雅,又清亮绵远。意趣高雅,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怨而不怒,温柔敦厚,形式中正平和,无过无不及。“琴之为器也,德在其中”,琴道更是让有素养的文人士大夫为之一生追求。中国古琴音乐以多重美的高雅品质,引人无限向往和追求。在人心容易流于浮躁的今时今日,亟需古琴这般恬淡、平和的音乐,让人心得以安住沉静,回归内心自性里丰富的精神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