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虽是西方人,却崇尚中国古琴文化

民国间最负盛名的西方琴人,是荷兰人高罗佩。

这个洋人,崇尚明代文化,能写毛笔字,会作汉诗,还娶了一位中国女子。

他在文章里经常说“吾华”如何如何,想必是更愿意别人直接当他是中国人的。

1936年秋,高罗佩在宛平得到一张明清古琴,还先后从叶诗梦、关仲航学琴。

他写过琴学专著《琴道》,论文《嵇康和他的琴赋》《中国古琴在日本》《作为古董的琴》《琴铭之研究》,辑录过《明末义僧东皋禅师集刊》。

按照传统观点,高罗佩的汉学属于“另类”。他不满足于在经典古文中寻章摘句,而是接触社会,在民俗中发掘中华文化,收集资料,进行研究,介绍给全世界。

他既述且作,将中华文明与西方思想相结合,写出不少传世之作,实为汉学之扩展。

高罗佩和他的汉字签名

1943年到中国任职后,高罗佩接触到了更多的琴人。

1946年1月,徐元白在重庆成立天风琴社,合影上赫然有他在内。

4个月后,他去上海拜访张子谦等今虞琴人,弹了一曲《长门怨》,张子谦说他“颇有功夫,惜板拍徽位稍差”。

高罗佩自称能弹八九曲,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但在交流中他流露出来的几乎无所不知的古琴学养,真正让这些中国琴人惊讶不已!

高罗佩与关仲航

关于高罗佩,还有一件颇有意思的事情。

1940年,高罗佩到北平访师学琴,找到了琴人关仲航。

关仲航为他弹了一曲《平沙落雁》后,应其请求又弹了一遍。

原来,高罗佩一边听琴,一边用节拍器暗中测试节奏。

当他发现两次演奏分毫不差时,深为折服,遂从关仲航学琴。

弹琴时板拍的随意性比较大,在琴人中大约是不少见的。据张子谦说,他弹的《平沙落雁》就曾一度不准。

想来被高罗佩测试的,可能不只关仲航一人吧!

高罗佩 高罗佩(1910—1967),字笑忘,号芝台。原名Robert Hans Van Gulik,荷兰人。
早年侨居印尼,精通汉语等多种东方语言。
1935年从事外交工作,先后被派驻日本、埃及、中国等国。曾任驻日大使。
著有《琴道》《明末义僧东皋禅师集刊》《秘戏图考》与系列小说《狄公案》等。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