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之学,技、艺、道外再无捷径

丰子恺先生在谈到其恩师弘一法师时,曾作过这样一个比喻:说人的生活,可以分成三层楼,每一层是物质生活(衣食),第二层是精神生活(艺术),第三层是灵魂生活(宗教),且攀登每层楼的顺序不能颠倒。弘一法师在家时为孝子良夫,成人后投身艺术,后家后又严守清规戒律,最后终成一代高僧,纵观大师的这一生,便是这样一层一层攀登到第三层楼的。其实,古琴的技、艺、道这三个方面,也如同琴人要攀登的三层楼一样,一层楼一种境界,且顺序不可颠倒,更无捷径可走。琴技是琴人的基本,琴艺是琴技的升华,琴道是琴艺的灵魂,谓之古琴的三种境界。


琴人的琴技为第一层楼的主要景观,即古琴的基本演奏方法,《溪山琴况》谓之“弦与指合”阶段。如一个琴人不明“右手八法”、吟猱绰注,一上来,便大谈特谈琴艺、道琴,那么我们但不需再去解此人,就能知此人不足观了。所以琴人只有先踏踏实实地把古琴的演奏方法掌握到手,才能向第二层楼进军,才有资格去谈论琴艺。


艺是琴技的一种升华,《溪山琴况》谓之“指与音合”阶段。一个琴人只有在琴技上有了一定的积淀后,才有可能达到这个境界,如果只知“炫技”,而不知去表现乐曲的内涵,同样很难达到古琴的第二种境界,攀登到第二层楼。打开第二层楼的钥匙,唯有一法:勤奋+天赋+读书,此为琴人通向第二层楼的不二法门。我们现代琴人常常只知死弹琴,而忽略了天赋及读书的重要性,成功固然需要勤奋,但如果没有那一点点的天赋和文化素养,也是很难成功的。天赋和读书便如同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这些东西虽说不是主要的反应物质,但如果没有这些催化剂的加入,那也只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所以琴人要由“技”升华为“艺”,领略到每二层楼的风景,天赋和读书很关健。


这里所说的琴道,并非指古琴的那些五弦应五行,琴体寓天地等说,这些东西虽然也为古琴一种很重要的文化,但这与弹琴的水平没有太大的关系,就算我们琴人不清楚七弦的寓意,也不太会影响其实际的演奏水平,因为这为古琴的另外的一个研究体系。这里所说的“琴道”为古琴内在的一种精神,《溪山琴况》谓之“音与意合”阶段。明代琴家蒋克谦把这种古琴的这种最高境界称之为“忘机”:“故弹琴者,至于忘机,乃能通神明也,伯牙鼓琴,六马仰秣,匏巴鼓琴,鸟舞鱼跃”。七弦一动便能使六马仰秣、鸟舞鱼跃,这是何等的一种境界!可见“忘机”之观。孔子所说的“随心所欲,不逾矩”也是如此,琴人只有琴随意走,曲由心动,这样才能“随心所欲”。但第三层必须是从前两层楼一层一层地攀登上来的,如若没有前二层楼的积淀,动辄便会“逾矩”。如果没有前二层楼的积淀,一谈琴道便易枉然。所以“琴道”也常常成为某些琴人的一块“遮羞布”,水平不足,唯有谈谈“琴道”来掩耳盗铃了。

最后,让我们琴人把琴技当成今天,琴艺当成明天,琴道当成后天,过好今天,拥抱明天,期待后天,也许真的有一天,我们便能成为这三种境界的楼中人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