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身后的那些女人:“彪悍”不足以解释她们的人生

武则天晚年说起一段往事,那是她14岁刚入宫,被唐太宗封为才人的时候。

李世民有一匹烈马,名叫“狮子骢”,高大威猛,鬈毛似狮子,无人能驯服。

这时,武才人挺身而出,说,陛下,我能驯服它。李世民一愣,行,那你说说。

武才人说,我需要三样东西,一是铁鞭,二是铁锤,三是匕首。我先用铁鞭抽它,如果它不服,就用铁锤锤它的脑袋,还是不服,我就一匕首割了它的喉咙。

武则天没说此次表现有何奖赏,只说:“太宗壮朕之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史书告诉了我们真相,武则天在太宗一朝一直不得宠。从贞观十一年(637年)被召入宫,到贞观二十三年(649年)入感业寺为尼,由少女熬成少妇,职位始终是才人,没有升迁。就连传闻中李世民赐给她的名号“武媚”,也只是出自当时一首流行歌曲《武媚娘歌》。

半生戎马倥偬,开创贞观之治的一代雄主唐太宗,为何对他不感冒?

或许是因为,这一类型的女子李世民见得实在太多了。

 

隋初颜之推评价当时北方女性自由开放的性格,曾写道:“邺下风俗,专以妇持门户。争讼曲直,造请逢迎。车乘填街衢,绮罗盈府寺。代子求官,为夫诉屈。此乃恒、代之遗风乎?”

一个时代,赋予这个时代的人特有的气质。隋唐女性所受压抑束缚远不像明清,她们勇敢地冲破封建礼教桎梏,大多活泼、开朗、奔放、自信,敢爱敢恨,独立自强。

李世民一家,就出了不少巾帼英雄。

一、

李世民的祖母,即唐高祖李渊的母亲独孤氏(唐代追谥为元贞皇后),堪称李唐第一女强人。

独孤氏嫁给唐国公李昞为妻。李渊7岁时,李昞就去世了。独孤氏膝下诸子李澄、李湛等也都早逝,留下几个年幼的孩子。年纪轻轻,丧偶、丧子,独孤氏的前半生很孤独。

独孤氏守寡,李渊年幼袭爵,一对孤儿寡母,前途堪忧。可这个不幸的家庭,竟然迅速摆脱困境。此后李渊少年得志,官运亨通,发展到隋末,甚至成为代隋自立的地方势力。

如前文颜之推所说,北朝妇女“以妇持门户”,“代子求官”。

李渊母亲是隋文帝皇后独孤伽罗的四姐,她不仅艰难地支撑起这个家,还靠着七妹的关系,成功把儿子扶上位,助他顺利进入官场。若没有帮忙,李渊仅仅领着唐国公的虚衔,恐怕很难成气候。(《旧唐书》:“文帝独孤皇后,即高祖从母也,由是特见亲爱,累转谯、陇、岐三州刺史”)

独孤氏的这个妹妹独孤皇后,人生更是彪悍。

独孤皇后是隋文帝杨坚的贤内助,尽心辅佐,掌控后宫,夫妻俩还相约“誓无异生之子”,就是说不许杨坚勾搭其他女子。杨坚则是出了名的“惧内”。

有一次,杨坚偷偷临幸了一女子。独孤皇后二话不说,派人将这女子打死。

杨坚知道后,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狂奔出城,可把大臣们吓坏了。他们一路追到山林里,只听隋文帝抱怨说:“吾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

这独孤姐妹,一看就是亲姐俩。

独孤氏常年持家,积劳成疾。可这女强人偏偏脾气暴躁,自己是个病秧子,还喜欢教训身边人,平时儿媳妇见到她都退避三舍。一听说婆婆身体不好要人照顾,独孤氏的儿媳妇怕被她当作受气包,纷纷装病告退。

只有李渊的妻子窦氏敢承担这个任务,连续几个月守在独孤氏床前日夜伺候,不换衣履。

 

二、

李世民的母亲窦氏(唐代追尊太穆皇后)出身高贵,她父亲是西魏、北周、隋朝三朝老臣窦毅,母亲是北周襄阳长公主。捋一捋关系,周武帝宇文邕还是她的亲舅舅。

宇文邕对这个聪明伶俐的外甥女很是喜爱,从小将她养在宫中。

周武帝是南北朝时期的一代英主,在位时励精图治、南征北战,与北齐高氏逐鹿中原,又与北方的突厥多有冲突。

北周与突厥一度联姻,宇文邕的皇后阿史那氏是突厥木杆可汗的女儿。宇文邕起初对这段政治婚姻了无兴趣,将阿史那皇后娶回家后态度冷淡。

窦氏当时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见舅舅如此冷落舅妈,就劝宇文邕说:“四边未静,突厥尚强,愿舅抑情抚慰,以苍生为念。但须突厥之助,则江南、关东不能为患矣。”

意思是四方未定,突厥强盛,我们还需要与突厥合作,舅舅您还是以天下苍生为念,对舅妈好一点儿。

宇文邕一听外甥女的建议,对皇后态度180度转变。此后一段时期,帝后关系和谐,民族关系也就跟着缓和了。

关于窦氏的史料不多,但从史书的只言片语中,可以看出这位女性从小就拥有过人的政治觉悟和远大的理想抱负。

后来,隋文帝受禅,从北周宇文家族夺了皇位。窦氏听到消息,痛哭流涕,躺在床上悲愤地说:“恨我不为男,以救舅氏之难!”

窦氏的爹妈一听女儿发表这样的政治言论,急忙掩住她的口,说:“汝勿妄言,灭吾族矣!”

窦毅怕女儿乱说话,可对女儿的才学那是相当自豪,而她的颜值也很高,史书说窦氏三岁时发长过膝,应该是有一头乌黑秀发。窦毅对妻子说:“咱们的女儿才貌如此,不可妄以许配给凡夫俗子,应当为她求得一个贤夫。”

窦毅选女婿的过程很戏剧性。他办了场比武招亲,在门口的屏风上画了两只孔雀,让求婚者比赛射箭,每人只给两支箭,射中孔雀之目者就有机会得到窦氏青睐。窦氏躲在帷幕后,偷偷看有没有心仪的男子。

前后来了几十个贵公子,都未能射中。此时,第N号男嘉宾李渊来了,张弓搭箭,英姿飒爽,刹那间,两支箭各中两只孔雀的眼睛。10环,满分!(“前后数十辈莫能中,高祖后至,两发各中一目”)

窦氏和李渊就这样结为夫妻。

窦氏当然不乏追求者,平原郡公的儿子长孙炽就是她的粉丝,娶不到“女神”,只好对弟弟长孙晟说,这样优秀的女子,将来必会教出杰出的孩子,我们一定要与李家结下姻亲。

 

窦氏嫁给李渊后,除了相夫教子,也没忘当年杨坚夺北周江山的仇恨。终隋一朝,窦氏都是那个想为舅舅家复仇的外甥女。

有一次,李渊的表弟隋炀帝杨广大宴群臣。由于李渊脸上有皱纹,隋炀帝就当着众臣的面,戏谑地称他是“阿婆”。李渊被皇帝取外号,当众取笑,心情肯定不悦,回家后就跟窦氏诉苦。

窦氏劝慰丈夫说:“这可是吉兆啊。你是唐国公,阿婆就是堂主(唐主)的意思。”言外之意是,杨氏必亡,李氏将兴。

李世民自小在母亲身边耳濡目染,听到的想必也是这样的豪情壮志。后来窦氏病重时,李世民一片孝心,朝夕侍奉在侧,不解衣冠,下人送来煎好的汤药,也要事先尝一口,可见他深受其母亲影响。

窦氏还没等到大唐建国的那一天就去世了,时年45岁。李渊对她一往情深,感激她为家庭的奉献,从此不再立皇后。太原起兵后,为唐朝开国出力最大的诸皇子中,李建成、李世民和李元吉都是李渊与窦氏的儿子。

窦氏当年遗憾自己不是男儿身,未能带兵“救舅氏之难”,她的女儿平阳公主,为她完成了心愿。

 

三、

读唐史会发现,这个朝代的公主异常活跃,从初唐开始,文成、高阳、太平、安乐等公主,或和亲,或参政,大都与政治有关,怒刷一波存在感。

大唐公主之首,非平阳昭公主莫属。

平阳公主是李渊与窦氏的女儿,李世民的亲姐姐。

大业十三年(617年),李渊起兵,平阳公主的丈夫柴绍积极响应。他对妻子说,你爹起兵,我想去参加,恐怕不能带上你,怎么办?

平阳公主说,你先走,我自有办法。

照公主对丈夫说的,她一介弱女子,在乱世中难以保护自己,肯定是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天下安定再与家人团聚。

平阳公主就不按套路出牌,柴绍一走,她就变卖家产,赈济灾民,到山里招揽亡命之徒,拉起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跟着李渊大军打仗去了。柴绍估计都要纳闷了,老婆你嫌我是累赘吧。

一路上,平阳公主为唐军招兵买马,招纳了沿路州县的贼寇、义军。到当年九月,公主手下已经有一支七万人大军,且军纪严明,前来投奔者络绎不绝。

这支军队势如破竹,接连攻破鄠县、武功、始平等地,又与弟弟李世民所部在渭北会合,围攻京师,在长安一战中立下大功。

这支军队被时人称为“娘子军”,而平阳公主镇守过的山西平定县苇泽关,也被称为“娘子关”。

平阳公主犹如女战神一般的传奇故事,在隋唐乱世中如昙花一现,之后几年的经历却未见史籍记载。她在武德六年(623年)骤然离世,死因成迷。

有学者推测,公主可能是在征讨各路军阀时战死的。

据史书记载,平阳公主去世后,唐高祖李渊下诏为爱女举办了不同寻常的葬礼,坚持要以军礼葬之,在仪仗队中加入“鼓吹”的军乐队,并有大辂、麾幢、班剑、虎贲、甲卒等配置。显然,公主的葬礼除了皇室成员礼仪,还加入了高级将领的规格。

主管礼仪的大臣不解,说,鼓吹是军乐,依礼制,从未听说妇女葬礼奏军乐。

李渊反驳道:“确实没有听过女子葬礼用鼓吹,可你有听说过公主举兵起义,亲临战阵,擂鼓鸣金,参谋军务吗?以军礼为公主举办葬礼,有何不可!”

李渊坚持用将军礼仪安葬女儿,追赠谥号为“昭”,有“明德有功”之意。

 

四、

李世民的祖母是霸道女强人,母亲是天才少女,姐姐是开国女将,而他本人更是身经百战,在沙场上偏爱做孤胆英雄,冲锋陷阵,一往无前,曾经率领数千精兵向刘武周的十万大军发起奔袭,三日不解甲。

李世民深得其父真传,也是一个弓箭高手,后来在虎牢关之战时曾对尉迟恭说:“吾执弓矢,公执槊相随,虽百万众若我何

这样一个马上皇帝,喜欢怎样的女子?历史给了我们答案,至少不是武则天。

长孙炽当年对窦氏念念不忘,成天想着和李渊夫妇做个亲家,可自己又没有适龄的儿女,倒是他的弟弟、隋朝名将长孙晟有个女儿,小字观音婢,才貌双全,知书达理。长孙晟去世后,正值豆蔻年华的长孙氏在舅舅高士廉的主持下,嫁给李世民为妻。

她就是一代贤后文德皇后长孙氏。《贞观政要》曰:“长孙皇后之贤,自三代而下,之绝无仅有者也”。

长孙皇后是将门之女,拥有李唐皇室女子巾帼不让须眉的特点,做事干练,能谋善断。这一点与李世民从小见过的这些女子相似。

武德九年(626年),玄武门之变,李世民与李建成相争,生死系于一线。一向低调的长孙氏没有置身事外,而是亲临前线支持丈夫,亲自为秦王帐下将士助威,整顿军容,壮大士气。(“将士入宫授甲,后亲慰勉之,左右莫不感激”)

长孙皇后又有另一个特点,贤徳善良,性情温婉。这并不是说长孙皇后恭顺听话,而是她甘当贤内助,虽不干政,但只要李世民做得不对,就会及时劝谏,表明立场。

李世民“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说的是魏征,而他另一面镜子,正是长孙皇后。长孙氏才识过人,平时就连梳妆都手不释卷,每次和丈夫谈古论今,李世民都感到获益良多。

她说的话,李世民也爱听。

有一回,李世民为嫡出女儿长乐公主置办嫁妆,认为皇后之女应受优待,下令耗资需比之前嫁妹时多出一倍。

魏征就爱管闲事,一听说皇帝动用公款,劳民伤财,马上跑来进谏。

魏征以“汉明帝封其子”的典故劝谏,说:“当年汉明帝说过,‘我子岂得与先帝子等,可半楚淮阳’,前史以为美谈。天子的姐妹为长公主,天子之女为公主,既加长字,就是礼有尊崇,或情有浅深。礼制不可逾越,如今公主的嫁妆怎么可以超过长公主呢?”

李世民听后,回宫问妻子意见。长孙皇后什么反应?“闻之,大喜”。

之后,长孙皇后命人赏赐魏征钱四百缗,绢四百匹,并传话说:“早已听说先生正直,如今终于见识到了,故而赏赐这些物品。希望您常保此心,以后有事就直接跟皇帝说。”

魏征有了皇后支持,进谏更是肆无忌惮,有事没事就怼李世民。

有一次,李世民实在被魏征顶撞得无法忍受,怒不可遏,一回宫就对长孙皇后说:“我一定要杀了那个乡巴佬!”

长孙皇后就问,说的是谁啊?李世民道,还不是魏征,这家伙总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羞辱我!

长孙皇后沉默不语,回去换上正式朝服,肃立于庭中向丈夫行礼。

李世民一脸懵圈,说这是为何?长孙皇后笑道:“妾闻主明臣直。如今魏征如此耿直,自然是因为陛下是明君,我岂能不向陛下贺喜。”李世民当场气就消了,还是老婆会说话。

唐太宗说:“贞观以后,尽心于我,献纳忠党,安国利人,成我今日功业,为天下所称者,唯魏征而已。”

贞观年间,谏诤之风盛行,以魏征为首的直谏之臣敢于直言犯上,在身后保护他们的正是长孙皇后。

 

五、

从感情上说,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也可谓伉俪情深。

长孙皇后在世时,后宫的女人们一共为唐太宗生下二十一女、十三子,其中长孙氏有七个子女,三个儿子都是太宗后期夺嫡之争的主角。年幼的李治还是由李世民亲自抚养,一手带大。李治后来回忆说:“念臣七岁偏孤,蒙陛下手加鞠养,自朝及夕,未尝违离。”平时国事繁忙,唐太宗还抱着李治,朝夕相处,形影不离。

贞观十年(636年)长孙皇后去世,正当盛年的李世民只是多与嫔妃生了一个孩子。他对男欢女爱的激情早已随着长孙皇后消逝。

后长孙时代的后宫,李世民一直在花丛中寻找长孙皇后的影子。李世民后期嫔妃中较为得宠的徐惠,即那位著名的徐贤妃,基本就是长孙氏2.0版。

与长孙皇后一样,徐惠出身名门,年少有才名,8岁能写文章。其父让她作诗,她提笔写下:“仰幽岩而流盼,抚桂枝以凝想。将千龄兮此遇,荃何为兮独往?”

徐惠也擅长向唐太宗进谏,议论时政,写有《进太宗》和《谏太宗息兵罢役疏》。二者被全文收录在《旧唐书》中,文采斐然,字字珠玑。

长孙皇后去世后,李世民已经对后宫感到厌倦,可还是需要徐惠这样的辅助。徐惠入宫多年,常年伴驾在侧,却没有子女。

 

武则天不太走运,贞观十一年被选入宫,混了12年还只是五品才人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武则天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身为才人,掌序宴寝,就是负责给皇帝端茶倒酒,铺床叠被,安排宴席,因此陪伴在皇帝身边的时间比较长。

武则天也是因此有机会接触了太子李治。唐太宗死后,她的彪悍人生才刚刚开始。

这些史籍中有着非凡事迹的隋唐女性,在男耕女织的古代社会留下了别样的美丽印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