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背后的酒文化,一曲新词酒一杯

文人和酒是最离不开的一对组合:酒离开了文人,就只是一碗解渴的水,哪里还有解忧的功能;文人离开了酒,就少了太多的洒脱,哪里还有“泣鬼神、惊天地”的豪迈文字。

大唐的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狂贺知章、诗魔白居易都留下了不少和酒有关的佳句:离别之酒有“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征战之酒有“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相逢之酒有“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唐朝饮中八仙

大唐的风气使然,唐诗像是一部部电影,风格是浪漫且跳跃的,里面的酒多是家国万里的酣畅淋漓,展现的是纯正而强烈的酒文化。而宋词则更像是高清的纪录片,把饮酒、醉酒和醒酒的过程近乎白描的清晰记录,更加立足于词人“小我”的展现,是更加私密也更加自然的状态。

就像晏殊写的“一曲新词酒一杯”,那一首首宋词几乎都与酒脱不开关系,有饮酒中的欢乐与惆怅,有醉酒时的迷惘和放纵,更有醒酒后的沉思和回忆。

今天就让我们走进宋词里的酒以及背后的人生百态!

01饮酒有千百个场合

就像当下的夜晚,灯红酒绿的去处就少不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夜越深人反而越多。在宋朝饮酒是娱乐的主要手段,于是饮酒的场合就特别多(升官了、发财了、婚丧嫁娶了、甚至是生病痊愈了都要饮酒),总之是想法设法找理由、找场合饮酒,想来那个时候酒厂无疑是最赚钱的行当(就像今天的茅台股价居高不下一样)。

词人们为喝酒找了许多理由。欧阳修说喝酒能锻炼品性“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端一杯酒赴一场宴,在歌舞升平中最能体会从容的风流。晏几道说喝酒能温暖寒夜“衾凤冷,枕鸳孤,愁肠待酒舒”,一壶酒就能消散所有的孤独与寒冷,真比什么丹药都要管用还没有后遗症。

词人们为喝酒找了好的场合。秦观说离别之时一定要喝酒“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把离情别绪都化作下酒的佐菜,孤独也好豪情也好全都一饮而尽。周邦彦说重逢之时一定要喝酒“欲说又休,虑乖芳信;未歌先噎,愁近清觞”,把重逢的喜悦都化作那些浅吟低唱,那些欲说还休的欲语泪流都倒入酒杯中,为君醉饮三千场、不诉离殇!

词人们为喝酒找了对的时间。宋祁要用喝酒最适合在黄昏“为君持酒劝斜阳”,妥妥的为黄昏时喝酒找了最美的借口,就连那些盛放的花朵也成了最好的观众。李清照也说黄昏最适合喝酒“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不只是有自然风物陪伴的美好,更有暗香盈袖的佳人相陪那才是最好的,看来李清照的酒品更高一筹!

大宋词人们要喝酒总能找到合适的借口,包括喝酒的理由,喝酒的场所,喝酒的时间,喝酒的气氛,喝酒的心情都能是恰当而且风雅的!“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于是一场场酒宴就成为了宋词里最常见的意象!

02醉酒有千百个理由

喝酒总会有醉的时候,不论你是酒仙还是酒神。假如你从来不曾醉酒就肯定不是一个好酒友,因为醉了才能体会“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醉酒可以是为了红颜难遇。晏几道说遇到红颜却留不住“留人不住,醉解兰舟去”,只好一个人一叶舟独自醉去才是最好的疗伤。黄庭坚说家人只能在梦里才能相见“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好一场醉了的春梦。抚慰着被现实打击得生疼的人生海海。

醉酒可以是为了时光易逝。李元膺说要趁着春光只管醉去 “早占取、韶光共追游,但莫管春寒,醉红自暖”,乍暖还寒的春天最适合醉红自暖,可以共春风同眠。聂冠卿说要就着月色狂饮一番“休辞醉,明月好花,莫漫轻掷”,就让那照耀千里的月只属于一个人的灵魂,与月共舞与月同醉!

醉酒可以是为了理想难成。晏殊的理想还在朝堂的忧心中煎熬“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再多的醉酒又何曾真的能忘却肩上的家国天下,所以他百日任宰执晚间摆酒宴。辛弃疾的理想还在军营的厮杀里响亮“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英雄从来不会老去,还我山河岂能只在梦中。

醉酒的词人是可爱的,是值得被温柔以待的,他们把最深的相思、最忧的心结都接着醉酒写进了诗词里,待到别人问起就可以无由的撇清,这是词人们最柔软的所在。

03醒酒有千百个惆怅

醉酒总会醒来,想起如今的我们醒酒后无非是不断的反胃和一次次发誓今后再也不喝酒了,过几天还是一样的反复罢了。宋朝词人们在醒酒后却习惯把感悟记录在词里,凝结成了千百个惆怅。

醒酒在不同时刻感悟不同。晏殊能到第二日黄昏才醒酒“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看来再好的酒量也经不起长年累月不停地喝酒呀。柳永却是在午夜就醒酒了“杨柳岸,晓风残月,今宵酒醒何处”,漂泊的生活总是没有安定时的无忧无忧,就连醉酒了都要考虑生计问题!

醒酒在不同场合待遇不同。周邦彦在路途之上醒酒“上马人扶残醉,晓风吹未醒”,只能是憋着一口气合着冷风吹,强忍着不要从马上摔下来。李玉在深闺里酒醒“渐玉枕、腾腾春醒,帘外残红春已透,镇无聊、殢酒厌厌病”,有人照顾自然是更胜一番风景。

醒酒在不同阶段心态不同。李清照醒在梦里写成好事之时“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应该是很庆幸这一场酒醉的恰好,又有了一首好诗词。张先醒在惆怅将消未消之时“水调歌头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想必要恨自己怎么没有再多喝几杯多醉上一会。

梦阑时,酒醒后,思量着”每一场饮酒、醉酒和醒酒都是一场最真实的历程,有的人收获了感动,有的人收藏了友谊,有的人收到了改变。

感谢那些流传至今的一首首宋词,让我们就像看着高清纪录片一样,一帧一帧去体会大宋词人们饮酒、醉酒和醒酒的人生百态,展现出最真实也最温暖的酒中真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