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宋词,美到窒息,读之久久不能忘怀

宋词,其精髓重在写意

通过精美的韵律、严谨的格调、准确的内心独白,道出种种欲语凝噎的凄美意境,那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美感,只等你我自己慢慢去品味!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宋·李清照《南歌子》

天上银河星移斗转,人间夜幕低垂。

第一次看到这句词的时候,小月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就想起了许嵩的一首歌——《宿敌》,里面有句歌词是这样唱的:

当天上星河转,我命已定盘待绝笔墨痕干,宿敌已来犯我借你的孤单,今生恐怕难还

其实不难发现,越来越多的诗词被唱进歌里,融合成古风古韵的中国曲。作词是古人,而作曲是现代人,这是多么奇妙的一次协奏!当曲奏合成,便是跨越了千年时光。

在这句词里,银河随着时间的逐渐流逝,不断地转移着位子,而词人对时间如此敏感、在意,可以看出她的夜晚是无眠的。帘幕低垂,闺房中的一切被密帘遮护着,我们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可以猜想出,或许此时的她,正在房内的枕上,抬头遥望着星河横斜的夜空,思念着什么。

“天上”、“人间”,词义或许就是在暗示,她所思念着的,定是那抛下她而去往“天上”,让她独自留在“人间”的丈夫——赵明诚了。情状已出,心事亦露,天上的牛郎、织女还能隔着银河一年一度相会,而他们却永无见面之日,这可真成“天上人间”,难怪词人会哀思不绝,整夜未眠。

相思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笺费泪行。——宋·晏几道《鹧鸪天》

相思话语无诉处,又何必,写在信纸上,费了泪千行。

虽是决绝之辞,却是情至之语。这句词从中带出了词人的已往情事,当是曾向花笺多费泪行。既然离恨这般深重,非言辞所能申写,如果再“向花笺费泪行”,那便是虚枉了。

空万般思忆,争如归去睹倾城。——宋·柳永《引驾行》

情意绵绵无限,彼此相爱的两个人空有万般的追思回忆,倒真的不如尽早回归,好与日思夜慕的情人相会。

离别之后,两人是多么地思念着彼此。这千万般的思忆,不管是词人想念她,还是她想念词人,全都是空的,怎么比得上词人及早返回,与她相见,那才是实的!词人迫切想回到爱人身边的心情,溢词而出!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攲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宋·欧阳修《玉楼春》

深夜里风吹竹叶萧萧不停,每一片叶子都似乎在诉说着别愁离恨。她斜倚孤枕想在梦中见到他,谁知道梦没有做成灯芯已经燃尽。

风竹秋韵,原是“寻常景物”,但在与亲人远别、独宿空床的思妇听来,万叶千声都是离恨悲鸣,一叶叶、一声声,都无不在牵动着她的无限愁苦之情。

为了摆脱苦状的现实,她便急于入睡成梦,所以特意斜靠着枕头入睡,幻想着能够在梦中寻觅到现实中寻觅不到的亲人。可是,“千山万水不曾行,魂梦欲教何处觅?连最后那一盏在闺房里作伴的残灯也熄灭了,灯花燃成了灰烬,仅存的一点小小希望也成了泡影。或许,她此生再也不会与亲人的相会,她的命运,也变得和灯花一样凄迷、黯淡,不知所向~

然而这究竟是不是一场大梦?梦醒之后又会如何?我们无从探寻,只是甘心沉醉在这朦胧的思绪里,随着灯火曦曦,飘飘何所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