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琴之清高类—白居易

孤高之气是此类中给人印象最为突出者。白居易是其代表。在他的三十三首与古琴有关的诗中,清高类思想占着主要地位,而孤高是其特色。
他的《夜琴》诗尤为突出:
蜀琴木性实,楚丝音韵清,调慢弹且缓,深夜数十声。
入耳淡无味,惬心潜有情。自弄还自罢,亦不要人听。
文人琴之清高类—白居易
白居易的《废琴》诗对这种思想有更为明白的表达:
丝桐合为琴,中有太古声。古声淡无味,不称今人情。
玉徽光彩减,朱弦尘土生。废弃来已久,遗音尚泠泠。
不辞为君弹,纵弹人不听。何物使之然,羌笛与秦筝。
文人琴之清高类—白居易
不为人弹,一方面是不想他人听,一方面更是人们多不愿听。原因是不为时人所好。时人多好的是娱乐性的民间音乐羌笛和秦筝。此中白居易突出的强调了时代之差异。他独好此太古之声,而太古之声为时人多所不受。

白氏之心如此,是其清高思想所使,或因其仕途受挫,或因其看到社会弊端。虽然他曾有颇高官位,却遭贬斥。他在司马之位或在刺史之职,虽然有权有俸,却仍心存不平之气。所以他的诗可以力求老妪皆解,于琴却相反,是不欲人听。
文人琴之清高类—白居易
在他的《船夜援琴》明白地表达了这种思想。
鸟栖鱼不动,夜月照江深。
身外都无事,舟中只有琴。
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
心静声即淡,其间无古今。
文人琴之清高类—白居易
白氏之心如此,是其清高思想所使,或因其仕途受挫,或因其看到社会弊端。虽然他曾有颇高官位,却遭贬斥。他在司马之位或在刺史之职,虽然有权有俸,却仍心存不平之气。所以他的诗可以力求老妪皆解,于琴却相反,是不欲人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