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欣赏-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小觅初识纳兰容若这个名字时,就是从这首《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中了解的,被那句“当时只道是寻常”所惊艳。

后来再学到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更被其深深触动,却只能叹息天妒英才!

今日小觅分享: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清·纳兰容若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诗词欣赏-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译文】

是谁独自在西风中感慨悲凉,不忍见萧萧黄叶而闭上轩窗。

独立屋中任夕阳斜照,沉浸在往事回忆中。

酒后小睡,春日好景正长,闺中赌赛,衣襟满带茶香。

曾经美好快乐的记忆,当时只觉得最寻常不过,而今却物是人非。

诗词欣赏-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注释】

1、谁:此处指亡妻。

2、萧萧:风吹叶落发出的声音。

3、疏窗:刻有花纹的窗户。

4、被酒:中酒、酒醉。

6、春睡:醉困沉睡,脸上如春色。

7、消得:消受,享受。

8、赌书:此处为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典故。此句以此典为喻说明往日与亡妻有着像李清照一样的美满的夫妻生活。

诗词欣赏-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这首词是纳兰容若众多悼亡词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首。上篇固然写的是当下之景,但细细推敲,也不简单。

“西风”即指秋风,秋风一起,谁不念“西风”之凉!在往年,作为妻子的卢氏早就该为丈夫赶制冬衣了,但现在都与此时的纳兰无关了。

窗外的落叶终究是避免不了自身的命运徐徐落下,大概是不忍见这无法反抗的命运,纳兰缓缓闭上了“疏窗”。

但夕阳的光芒依然还能照进窗来,照在那凄凉孤寒、又有些恍惚的纳兰容若的身上。

诗词欣赏-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下篇写的是往日之情。沉思中的纳兰容若想起那年春日,自己因酒喝得多了,睡梦沉沉。亡妻卢氏因担心惊扰了他的好梦,说话做事都轻手轻脚,不敢惊动他。

“赌书消得泼茶香”,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中记载:李清照天性博文强识,曾与丈夫赵明诚饭后就某典故出自某书某页多少行中,以此来判断输赢,决定谁先饮茶。每当李清照赢后,经常因大笑使得茶杯倾倒于身上。

纳兰将自己与妻子卢氏比作李清照与赵明诚,因此在纳兰心中,卢氏并不只是一个貌美温婉的妻子,而是一个能理解、帮助自己,能在人生的志趣与理想上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

这边是知己式的爱情,这便是既不离柴米油盐、又可超越尘俗的美丽爱情。可是,当时竟不知道;可是,“当时只道是寻常”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