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趣话:唐代最牛联句诗-孤篇一首,空前绝后!

联句诗源起于汉朝

联句诗发轫于汉武帝时的“柏粱联句”。公元前108年春天,汉武帝召集群臣到柏粱台饮酒赏景,在柏梁台上林苑中风景可以一览无余,此时上林苑中繁花似锦,草长莺飞,麋鹿鸣于林间,鲤鱼跃于池上。见此景致,汉武帝心情大好,于是要求群臣作诗,每人一句,每句七言。后人集句成诗,称为《柏粱诗》,这是有文字记录最早的联句诗。

发展于魏晋南北朝

延至魏晋南北朝,文人之间聚会,以诗会友,联句作诗,成了一种时尚。其中最著名的联句咏诗,是东晋风流宰相谢安在家族聚会中与子侄辈的联句。那一日聚会中,忽然外面大雪纷飞,谢安开口吟道:白雪纷纷何所似?侄子谢朗接着吟道:“空中撒盐差可拟”。侄女谢道韫,吟道:“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对这句诗大为赞赏。后来赞美女子才华,多称为“咏絮之才”。即是由此而来。

鼎盛于中晚唐

到了唐代,文人之间联句作诗,蔚然成风。盛唐的李白、杜甫均有与他人的联句诗。到了中唐联句诗蔚为大观。其中,颜真卿、僧皎然领衔一个圈子,白居易、刘禹锡领衔一个圈子,韩愈、孟郊领衔一个圈子。他们都有大量的联句作品。晚唐则以陆龟蒙、皮日休领衔。其中“韩孟”、“白刘”、“皮陆”三个组合的联句诗数量最大、质量最高。

鮑防、严维联句诗玩出新花样

当然把联句诗玩出花来的,当属鮑防及其幕下的文人。鮑防任福建、江西观察使期间,幕下聚集了严维、陈元初、郑慨等文人。其中严维诗歌成就最高,他与当时名家岑参、刘长卿、皇甫冉、韩翃、李端等均有交游唱和。

某一天,鮑防召集幕下文人饮宴,五言、七言的联句感觉没有新意了。严维提议说:“鮑公一言起句,大家依次增字联句。岂不是颇有新意?”。众人皆称善。于是鮑防起句曰:“东,西”,严维接续“步月,寻溪”,郑概赋三言:“鸟已宿,猿又啼”,成用赋四言:“狂流碍石,迸笋穿溪。”,陈元初则赋五言、六言:“望望人烟远,行行萝径迷。探题只应尽墨,持赠更欲封泥。”,张叔政赋七言:“ 松下流时何岁月,云中幽处屡攀跻。”, 贾弇赋八言:“ 乘兴不知山路远近,缘情莫问日过高低。”,轮到周颂,则以九言做结:“静听林下潺潺足湍濑,厌问城中喧喧多鼓鼙。” 。 诗至八言,古诗中没有独立成篇的传世之作。九言诗,元代一僧人有九言诗一首,明代大才子杨慎有《咏梅九言》,也仅此两首。

这首联句诗,从一言直到九言,算是一大创举。而且空前绝后,算是一首孤品。这首诗之所以没有被后人所模仿学习。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要条件具备,联句需要有足够的诗人一起创作,需要有一定号召力的人发起。二是联句诗多为应酬之作,诗歌流于形式,与“诗言志”宗旨背离,所以很多诗人不屑为之。

结语:

存在即是合理,虽然这首联句诗是一种文字游戏,但从中我们能体会到汉字的表意之美,汉诗的形式之美,为其他文字所不及。仅这一点,这首诗就值得我们去了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