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个“暴君”,人人皆骂;他写的一首五言诗,却人人都夸

隋炀帝杨广,是公认的“暴君”。

他穷奢极欲、荒淫无度、严刑峻法、残暴统治,四海生怨,导致隋末农民起义,天下大乱,隋朝崩溃。

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差劲的皇帝,诗却写得很好。

隋炀帝有一首五言诗,只有20个字,却很有意境,前三句还被宋代词人秦观引用成为千古绝句。

这首诗名为《野望》,全诗为:

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

斜阳欲落处,一望黯消魂。

短短20个字,读完,却有一种孤寂、悠远的意境。

千万点的寒鸦飞起落下,孤单的村庄被流水环绕。斜阳欲落时,暮霭渐渐逼近,望之令人黯然销魂。

诗写南方孤村晚景,诗名为《野望》,即诗人在诗外眺望之作。

此诗如画,首先映现的是“寒鸦”,再是“流水”、“孤村”,然后“斜阳”,形成了一个平远、萧疏、清冷、黯淡的境界。

前三句写景,最后一句“一望黯消魂”一下点醒,一种寥落、孤寂的感觉袭来,黯然销魂。

江淹在《别赋》中说: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是什么引起了诗人的愁思,是离别,还是孤寂,我们已不得而知。

可以猜测的是,当诗人望着孤单的村庄和流水,也许心中也会有空落落的感觉吧。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一切景语皆情语。诗人们所写之景,都是为了抒发内心的情感罢了。

这首诗意境浑成,语言又很自然、圆熟,得到后世许多人的称赞。

宋代词人秦观的名作《满庭芳·山抹微云》中,就借鉴了诗中的后三句,而成千古名句。

《满庭芳·山抹微云》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消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这是秦观的名作,历来备受称赞,因为这首词,苏轼还送了他一个“山抹微云君”的雅号。

眼前夕阳西下,万点寒鸦点缀着天空,一弯流水围绕着孤村。这是一幅凄美的图画。

秦观的上片结句化用了杨广的这首《野望》的前三句,历来,备受后世称赞。

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近世以来作者,皆不及秦少游,如“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也。

吴曾评价:即使是不认字的人,读到这三句,依然知道这是天生的好言语呀!可见其评价之高。

除了秦观,有“秋思之祖”的元曲《天净沙·秋思》也有受到杨广诗的影响: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马致远罗列十个意象,表现游子行天涯的悲苦,没有议论,没有像杨广般感伤,只是平书意象,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成为后世吟咏的名句。

在历史上,隋炀帝的名声实在差劲,可是,作为一个文学家,杨广却受到许多人称颂。

史书记载,他少好学,喜欢诗文,写得一手好诗。诗歌风格是丽而不艳,柔而不淫,有正言之风,雅语之气。

明代文学家张溥在《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题辞·隋炀帝集》中云:“陈隋文哀,帝王有作,与众同波”。

南朝至隋,帝王诗中不作王霸之语,而与民间诗人同一风格,确是一种良好的风气。杨广诗风功不可没。

看来,我们需要换一个角度来看杨广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