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小觅在讲解《生查子·元夕》时提到欧阳修在科举考试中连中三元,后因考官想要打磨他,才没有考中状元,但他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像“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或是“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以及这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每一句都是经典之作!

今日小觅分享:

玉楼春

—宋•欧阳修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译文】
饯行的酒席前就想先把归期说定,一杯心切情切,欲说时佳人无语滴泪,如春风妩媚的娇容,先自凄哀低咽。人的多愁善感是与生俱来的,这种情结和风花雪月无关。

饯别的酒宴前,不要再按旧曲填新词,清歌一曲就已让人愁肠寸寸郁结。

一定要将这洛阳城中的牡丹看尽,因为这当初我们共有的春风很快会消逝。

—【注释】
尊前:即樽前,饯行的酒席前。
春容:如春风妩媚的颜容。此指别离的佳人。
离歌:指饯别宴前唱的流行的送别曲。翻新阕:按旧曲填新词。白居易《杨柳枝》:“古歌旧曲君莫听,听取新翻杨柳枝。”阕,乐曲终止。

洛阳花:洛阳盛产牡丹,欧阳修有《洛阳牡丹记》。

首联诗人就将一幅恋人离别之景展现开来,为了安抚恋人的情绪,抚慰对方的相思之情,将要说出口的安慰还没说出,对方便已知晓。而颔联如点睛之笔,将整首诗的意境都烘托了出来。虽然是对首联的感慨,但这一句却似“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一般,囊括古今万物,写透了世间情谊。

颈联说的是音乐才华出众的恋人,将旧曲填上新词,把无法用言语诉说的哀愁与悲伤,都放进了这首歌曲中,以此来向诗人话别。

可诗人最后却故作豪放地说出“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好教悲伤的恋人能少一些伤感,多一些离别前的回忆。哪怕终有告别之时,但能在离别前与恋人一同观赏洛阳的牡丹,就能少一些伤感,也能毫无遗憾地与春风辞别。

在诗人笔下,整首诗虽然有着浓浓的悲伤和感慨,但其中又不时夹杂着诗人的豪放之情,特别是这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更是为后世所传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