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信的一首五言诗,音节谐美,与唐人的绝句已无差别

晚唐绝句冠冕人物当推李商隐,前人评论义山的七律最佳,其实他的绝句更加含蓄隽永。比如他的《夜雨寄北》,可谓一唱三叹、余音袅袅。而另一位晚唐才子杜牧也擅长绝句,他的怀古诗也多有佳作,比如“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就道出了振聋发聩的警示。

不过唐人的绝句并非自己的独创,而是继承和发扬了南北朝时代的诗歌传统。汉魏以后,文人时常并座联吟,更喜欢以四句为起讫,独立成诗,久而久之,就成为绝句的雏形。下面分享庾信的一首五言诗,音节谐美,与唐人的绝句已无差别。

重别周尚书

南北朝:庾信

阳关万里道,不见一人归。

唯有河边雁,秋来南向飞。

庾信,字子山,南阳新野人。早年博览群书,15岁时即任昭明太子萧统的东宫讲读。他历仕西魏、北周,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世称庾开府。庾信善作宫体诗,与徐陵齐名,时称“徐庾体”。

庾信早年的诗作内容空虚,虽然当时的后进都竟相模范,每有一文,京都中莫不传诵,但清新之作不多。他晚年饱经离乱,陷身北朝,提挈老幼,关河累年。死生契阔,不可问天。后来经常怀念故国旧家,故诗多悲凉哀婉,情动江关。

题目里提到的周尚书,名弘正,字思行,汝南安城人。梁元帝时为左户尚书,梁亡仕陈。他于陈文帝天嘉元年,自陈出使北周,于天嘉三年南返。这时庾信被羁留周京长安而不得归,心中很是无奈,于是就写了这首诗。

在这之前,他曾写过一首《别周尚书弘正》诗,从其中“扶风石桥北,函谷故关前”,“黄鹄一反顾,徘徊应怆然”等句看,似是饯别之作。而这首重别诗,倒像是送别归来,转思己身遭遇,抒发诗人的心声。

首句“阳关万里道”,化用东汉名将班超的诗句。班超曾在阳关一带驻军多年,他久在绝域,年老思归,于是就上疏汉和帝请归,疏中有“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阳关、玉门关相去不远,于心的诗暗含班超的“生入玉门关”的语意,即盼望早日回归故土。

次句“不见一人归”,表达了内心的凄凉之感。一人,是夫子自道,指江陵失陷之日,一同被俘来到长安的江南名士,都陆续回去了。如今在梁武帝时,同朝为臣的周弘正,也完成使命回去了,唯独自己却被羁留,仍不得归。

后二句以雁比人,“唯有河边雁,秋来南向飞。”秋雁到了一定的季节,可以飞向南方,自己则永无期限地被羁留异国。诗人联想到秋雁尚有归去之日,而自己却身不得归,发为感慨之音。眼前残阳如血,雁飞不归,自己又何时才能与亲人会面?诗人从自己所处的时势地位加以联想,更愈见可悲。

纵览庾信的这首诗,感情真实炽热,具有强烈乡关之思。全诗虽然篇幅短小,但语言清新,音节谐美,与唐人律绝已无差别,更对后世律绝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杨慎就曾高度评价,“庾信之诗,为梁之冠绝,启唐之先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