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现今留存下来的李清照的词有许多,其中以《如梦令》这个词牌名为题的就有两首。其中《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中“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与小觅今日分享的这首中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可谓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今日小觅分享:

如梦令   —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译文】
昨夜雨虽然下得稀疏,但是风却劲吹不停,虽然睡了一夜,仍有余醉未消。问那正在卷帘的侍女,外面的情况如何,她说海棠花依然和昨天一样。

知道吗?知道吗?这个时节应该是绿叶繁茂,红花凋零了。

李清照十五岁写下《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十八岁时写下这首《如梦令》,二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十八岁的李清照已经有了爱人赵明诚。十五岁时李清照与母亲和弟弟生活在明水老家,度过了一段健康爽朗的少女时光。一年后,母亲带着她和弟弟来到父亲任职的汴京。

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彼时正在太学任学正,李清照大约是因此,才会认识当时正在太学就读的赵明诚。

又因李清照初到京城,才情便惊艳四座,还与苏门四学士的晁补之结为忘年交。因此赵明诚在认识后追求李清照,就完全是水到渠成之事。

而据野史记载,赵明诚为了让父亲赵挺之同意,与李家结亲,还特意编造了一个梦。他称自己在梦中读书,醒来后,脑海中只记得“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这三句话。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特意来向赵挺之请教。

赵挺之听后,立马解答出来。原来,言与司合,就是“词”字;安上已脱,就是安字去掉宝盖头,为“女”;芝芙草拔,则是把芝和芙都去掉草字头。而三句连在一起就是“词女之夫”。

赵明诚听后则立马表示,既然这是上天注定,那么京中才名最甚的女词人,非李清照莫属。而恰好两家门当户对,天作之合。于是,才有了这段美好姻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