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里的那些绝美的四月|品读

醉美杏花村

文|醉美团队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一千多年前,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和朋友一起来到大林寺。彼时,已经是孟夏时节,而在大林寺里却是大地春归,别有一番景象。

于是,诗人也慨叹:“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写这首诗的时候,是元和十年(815年),这一年白居易44岁,也受到了一连串的打击。

故事的背景是,宰相武元衡和御史中丞裴度遭人暗杀,武元衡当场身死,裴度受了重伤。

对如此大事,当时掌权的宦官集团和旧官僚集团居然保持冷静,不急于处理。

白居易十分气愤,便上书力主严缉凶手,以肃法纪。可是那些掌权者非但不褒奖他热心国事,反而说他是东宫官,抢在谏官之前议论朝政是一种僭越行为;于是被贬谪为州刺史。

被贬江州司马后,白居易写下了著名的《琵琶行》:“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在白居易笔下,四月是伤感的。

不过,在白居易的前辈也是老师的崔颢那里,四月则是金戈铁马、马革裹尸的悲壮。

四月青草合,辽阳春水生。

胡人正牧马,汉将日征兵。

说的是,阳春四月,青青的野草遍布四野;辽水的北岸,积雪融化,涨起了春汛。关外胡人正在放养战马,关内汉家将日日征兵。

崔颢是唐开元年间进士,官至太仆寺丞,天宝中为司勋员外郎。

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他那首《黄鹤楼》,据说李白为之搁笔,曾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赞叹: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悠悠千载,世事茫茫,唯有黄鹤楼还一直守在这里,不惧沧桑。重启后的武汉,也迎来了暖意和四月新的希望。

四月,还有两个著名的节气,是清明和谷雨。

提及清明,就不得不提及唐代另一位大诗人,杜牧。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从长安到并州,哪里有好酒?杜牧在诗中直接回答的就是杏花村。

今天,在汾酒厂,在杏花村镇上,随处可见杜牧与牧童的主题雕塑、碑文。

《清明》诗因汾酒而兴,名诗与名酒是密不可分的。

白居易曾有诗云‘并汾旧路满光辉’,李白曾游并州,饮酒赋诗曰:“琼杯绮食青玉案,使我醉饱无归心;时时出向城西曲,晋祠流水碧如玉。”

醉美的四月,以一杯汾酒回味。

醉美杏花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