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最凄美的六首诗词,满腹忧愁尽在诗词里,唯有心事无人知

王国维曾评价纳兰容若说,唐宋以后,惟有他的“夜深千帐灯”一句,意境堪与李杜诗句媲美,又如“大江流日夜”、“明月照积雪”。纳兰容若在小令方面词工清丽,造诣极深,所以王国维称他的词之真切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但他的一生,可能也没有哪个词能够概括。他这一生,既短暂而又漫长,既是满清第一词人,同时又是明珠家的长子......多重身份在他身上似乎毫不排斥。他这一生,经历过许许多多的欢喜与悲愁,言语间,竟不知如何去解说。也许,只有藏在他诗词里的情感,才能一一述尽!

01《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残雪凝聚的余晖照射在绘有山水画的屏风上,透着阵阵寒意。已到三更时分,远处却传来《梅花落》的笛声。夜深人静突然忆起往事,月色于无人处也好像朦胧起来。

我,本是人间哀愁的过客,身世凄凉,可我知道你是为何事而泪流满面,怕是在断肠的笛声里,回忆起了平生的点点滴滴,悲伤不已吧!

这是纳兰容若因笛曲起意,自伤身世的哀叹。这两句中似乎有相对的主体,一个是“我是人间惆怅客”的“我”,另一个是“知君何事泪纵横”的君。从词意看来,更应该是灵犀暗生的独自感慨,而不是朋友间当面的对谈倾诉。所以说,这个“君”指的是容若自己。当一个人倦了,累了,苦了,伤了的时候,便不禁会忍不住地自言自语,自怨自艾,自问自答,何况是纳兰容若就是这样一位至情至性之人。

02《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明明天造地设一双人,偏要分离两处,各自销魂神伤、相思相望。他们在如常人的一日里度过百年,他们也在如常人的十分钟里年华老去。纵使冀北莺飞、江南草长、蓬山陆沉、瀚海扬波,都只是平白变故着的世界,而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人生。万千锦绣,无非身外物外,关乎万千世人,唯独非关你我罢了。看着这一年一年的春色,真不知都是为谁而来?不知道上苍究竟为谁,造就这美丽青春!

蓝桥相遇并不是难事,难的是即使有不死的灵药,也不能像嫦娥那样飞入月宫与她相会。如果能够像牛郎织女一样,渡过天河团聚,即使抛却荣华富贵也甘心。

03《于中好·独背残阳上小楼》

独背残阳上小楼,谁家玉笛韵偏幽。一行白雁遥天暮,几点黄花满地秋。惊节序,叹沉浮,秾华如梦水东流。人间所事堪惆怅,莫向横塘问旧游。

我们看电影的时候,随着剧情的发展而喜怒哀乐,而揪心、着急,其实冷静下来一想,我们也知道这些故事早就在电影胶片里被固定好了。就像纳兰容若一样,他有时候就像电影里的人物突然有片刻的灵光一闪:哎,我不会只是一个电影人物吧?

但终究还是人世间的世事皆令人伤感,只得满地黄花狼藉。切莫向江南打听友人的近况!当然,这是在说反话,实质上的意思是在说:南方的老朋友啊,你看,我有这么多的事情需要发愁,可我还是很惦记你呀!

04《长相思·山一程》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跋山涉水走过一程又一程,将士们马不停蹄地向着山海关进发。夜已经深了,千万个帐篷里都点起了灯火。

夜已经深了,帐篷外风声交加不断,阵阵风雪,嘈杂的声音打碎了思乡的梦,由此想到远隔千里的家乡,并没有这样的声音啊~

故乡是没有这样的连绵不绝的风雪聒噪声的,当然可以酣然入梦;可在这边塞苦寒之地,怎比钟灵毓秀之京都,况且又是暴风雪肆虐的露营之夜,加之乡心的重重裹挟,就更难入梦了。

05《南乡子·为亡妇题照》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热泪双流却饮泣无声,只是痛悔从前没有珍视你的一往深情。想凭藉丹青来重新和你聚会,泪眼模糊心碎肠断不能把你的容貌画成。

睹物思人,自然情伤,更不用说是面对展露容颜笑貌的画像了。生时虽然同床共席,但死别使我们分离,今天凭借画像重新见到了那清俊的面庞,盈盈的双目,怎能不使我悲伤欲绝呢?

离别时的话语还分明在耳,比翼齐飞的好梦半夜里被无端惊醒。你已自早早醒来,我却还在梦中,哭尽深更苦雨风铃声声到天明。

06《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井边的梧桐在淅沥的秋风秋雨中渐渐老去,所爱之人的踪迹也在蟋蟀的呜叫中慢慢消失。所爱之人经行之处,如今已荒无人迹,布满了青苔。此时旧地重游,即便拾得美人遗下的翡翠头饰,也无法对人明言,只能徒自伤感。

回廊之处曾经留下了多少令人刻骨相思的痕迹,而今旧地重游,相思成灰。独倚回廊,只有天边落月孤独相伴。吹灭灯火,在月光下走近花阴,寻找过去的踪迹。十年前的踪迹宛然犹在,十年前的那颗心还依然在胸膛跳动。时光流逝,岁月无情,埋藏在心里的那份情感历久旎新弥新,难以忘怀。

纳兰容若走到恋人曾经行经处,那里已是苔痕碧碧草凄凄,在草丛间偶然拾得她戴过的翠翘玉簪,胸中无限伤感却无可倾诉。何恨不能言?隐隐透出此词悼念的并非卢氏,而是容若青梅竹马的恋人。唯此,才有拾得翠翘不可言的遗恨。

可转眼间已经是过了十年的光景,那被柔软如水的月华所包裹的,再也不是昔日相依相偎的恋人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