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欣赏-无题·李商隐

说到李商隐,就会谈到他写的无题诗,因为太美,太有特色了。

就如“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以及今日小觅分享的这首诗中的“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今日小觅分享:

无题

—唐•李商隐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译文】

幽寂的厅堂中层层帷幕深垂;独卧床上,追思前事,倍感静夜的漫长。

巫山神女艳遇楚王,原来只是梦一场;青溪小姑住所,本就独处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柔弱,偏要摧残;像那具有芬芳美质的桂叶,却无月露滋润使之飘香。

即使相思全无好处,但这种惆怅之心,也算是痴情了。

 
—【注释】

神女:即宋玉《神女赋》中的巫山神女。
小姑句:古乐府《青溪小姑曲》:“小姑所居,独处无郎。”

风波句:意谓菱枝虽是弱质,却不相信会任凭风波欺负。
直道:即使,就说。

了:完全。
清狂:旧注谓不狂之狂,犹今所谓痴情。

“莫愁”在古代一般代指女子,“莫愁堂”则指的是女子的闺房,在重重帷帐中的房间里,美人惆怅百解,夜不能寐。

数着更漏,看着天光,觉得时间格外细碎,黑夜格外漫长。与《红楼梦》中“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的道理一样!

女主人公为何夜不能寐?原来她是在反复咀嚼着自己那已经幻灭了的爱情。之前那短暂的男欢女爱终究只是梦而已,她依然是孤身一人。

菱枝本来就柔弱,可风偏要吹它,浪偏要打它;桂叶本应清香,可月亮并不照看它,露水也不滋润它。

女主人公本就柔肠寸断,可“恶势力”依然还要欺凌她、打击她,这是何等的残暴啊!

而面对如此困境,那些本该帮助、抚慰她的人,却弃她而去,这又是何等无情啊!

女主人公清醒地知道,相思不可能有任何结果,执着于此,只会让自己徒增痛苦。但尽管如此,她并不试图摆脱或忘记,依然说“未妨惆怅是清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