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晔好友写给他的这首诗,虽然只有20个字,却包含无限的感情

吕思勉曾经说过:中国的二十四史不必全看卷帙浩繁,不必全看,历史爱好者读完前四史即可。

作为通读二十四史不止一遍的史学家吕思勉,当然有说这话的资格。吕思勉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原因很简单,写得好。

这里说的写得好,不只是说他们文笔生动,而是时间的记录上持正,真正做到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司马迁年轻的时候足迹遍布了汉帝国的大江南北,所以在史记中,在某些人传记的结尾,会出现“我到这里听说……”,比如淮阴侯列传结尾处,“吾如淮阴,淮阴人余言,韩信虽为布衣时,其志与众异。其母死,贫无以葬,然乃行营高敞地,令其旁可置万家。”

班固曾经作为高级军事长官跟随窦宪大破匈奴,燕然山上的文字就是班固撰写。

陈寿在蜀汉时曾任卫将军主簿、东观秘书郎、观阁令史、散骑黄门侍郎等职。亲历了蜀汉的灭亡,以及西晋的统一。

范晔则是更加厉害,直接参与了造反。

他们所书写的东西就不是后代那些闭门造车,只是在故纸堆里面相互订正的所谓史学家能比的。

为什么要提范晔呢?因为今天说的这首诗就是他的朋友陆凯写给他的。

陆凯,北魏大臣,忠厚又刚正不阿,身居要职数十年。陆凯与南朝著名史学家范晔友好,常以书信来往。

当时南朝北朝处于敌对状态,但是陆凯与范晔暗地里不断通信,互相诉说对时事的看法和感愤。

陆凯率兵南征度梅岭时,正值梅花开放,想起了陇头好友范晔,又正好碰上北去的驿使,他把一支梅花装在信袋里,暗暗捎给江南好友范晔。信中除了梅花,还有一首诗: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遇见北去的驿使就去折梅花,托他带花带给身在陇头的你。

江南没有好东西可以表达我的情感,姑且送给你一枝报春的梅花。

这首诗构思精巧,清晰自然,富有情趣。用字虽然简单,细细品之,春的生机及情意如现眼前。

它的艺术美在于朴素、自然而又借物寄喻,在特定的季节,特定的环境,把怀友的感情,很好的表达了出来。

到了唐代,著名诗人王维写了一首类似的小诗,表达对朋友的思念之情: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