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3位天才诗人,一诗成名却被人忽略,如今三首诗已成千古名篇

唐朝是一个诗意的朝代,也是文人天才倍出的朝代,既有李白的风光恣意,又有杜甫的忧国忧民。然而除了这些光芒四射的才子,唐朝还有很多天才诗人,他们一生默默无闻,用尽毕生的精力,只为绽放自己刹那的芳华。

更是有三位才子,一诗成名,却很少为后人所记,但他们的成名诗却已成千古名篇。

一、《春江花月夜》(唐·张若虚)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春江花月夜》诞生于盛唐,但是它成为《全唐诗》中最耀眼的那颗明珠的时候,却是在1200年后的晚清。

也许有些人一辈子平平淡淡,只为精心准备一场绝地反击。清代文学大师王闿运一句“孤篇横绝”,让张若虚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凌驾于了诗仙李白、诗圣杜甫之上。

上千年的时光,张若虚沉静的时间实在太长,但是他的那首《春江花月夜》却照亮了一整个时代的诗坛。

二、《次北固山下》(唐·王湾)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王湾,一个你拿着放大镜去照历史书也不一定能找到几个条目的名字。但是看他的朋友圈,却经常有王维、高适、张九龄、孟浩然这些大文豪的身影。

或许是身边的人太过光彩夺目,湮没了王湾本应该绽放的光芒。

有人说王湾生不逢时,早几年凭借着一句“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至少能混个“初唐四杰”当当,再不济往后挪些时日,一句“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也可与“元白”并驾齐驱。

可王湾就是这么一个不温不火的性子,平静地走在自己的路上:进士及第,当一个普通的小官员,无人问津;后来朝廷派他去洛阳,他也能勤勤恳恳保一方平安;没事就旅旅游,邀三五好友写写诗,喝喝酒。

他不是王勃、李白那样的天才,但是他很踏实,一步一个脚印,直到多年以后,一首《次北固山下》传遍了整个大唐。

宰相张说亲自书写其诗悬挂于政事堂上,成为文人学士的典范。

这个世界并不缺少绝代天骄,所有的横空出世,都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厚积薄发。

三、《凉州词》(唐·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什么是盛唐的气度?

盛唐的气度是“吴姬越艳楚王妃”,是“葡萄美酒夜光杯”。前一句是王昌龄,后一句是王翰。

王翰一出场,便是一个任性豪侠的少年郎,他恃才傲物,放荡不羁。在他的身上你能看到盛唐最极致的风流。

但是谁也不曾想到,这样一个花花公子,却钟情于边塞苦寒。有人说王翰一辈子,醉生梦死的日子十之七八,是个放浪形骸的浪子,可往往这样的人,若非大奸大恶,便是至情至性。

前一刻还是“葡萄美酒夜光杯”,下一刻便是“古来征战几人回”。醉与死的碰撞,是对盛极而衰的一种心灵感应。

因不受礼法约束,王翰虽然才华盖世,但终身不被重用,仕途坎坷,连遭贬谪。

但也正因为他的旷达,造就了他极具想象力的创作才华。人生亦如战场,能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

不管是唐诗还是宋词,或是说,诗歌,正是急剧变化的现实洪流中潜藏的某种永恒,为我们源源不断提供着某种信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