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首古诗词里的女子,各有风情,有的温柔了岁月,有的惊艳了时光

女人,虽然有着一个统一的称谓,却各有千秋。

有的风情万种,我见犹怜;有的柔情似水,含情脉脉;

有的可爱天真,乖巧无邪,有的耿直善良,果敢决绝。

正所谓千人千面。

我们今天和大家分享3首古诗词里的女人,

她们各有各的风情,有的温柔了岁月,有的惊艳了时光。

像仙女一样美貌的女子

美女,首先当然是要美。有多美呢?

李白曾经写过一首《清平调.其一》“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意思就是,恐怕您是个仙女吧!我肯定是在仙境见过您。

而下面说到的宋代诗人张先,形容她见到的这个美女:走路的时候,衣服上都带着云朵呢!

《醉垂鞭·双蝶绣罗裙 》宋代: 张先 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我和她第一次是在东池的宴会上遇到的。

她穿着绣有彩蝶的裙子,画着薄薄的淡妆。

就像那春天里的野花一样,散发着自然美。

再细细地打量了一下,真的是什么地方都美。

所有人都在赞叹你的杨柳细腰。

莫不是,你是从那乱山的深处,飘出来的仙女?

因为你来的时候,衣服上还带着白云呢。

活泼俏皮的女子

《偶见》唐代:韩偓 秋千打困解罗裙,指点醍醐索一尊。见客入来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门。

唐代诗人韩偓描述他偶然见到的一个女孩:

她荡秋千荡得有些困乏了,就解开了自己的罗裙上的带子。

然后用手指着酒壶说:“给我来一杯酒。”

看到有客人进来了,连忙捂着嘴害羞地跑掉了。

但其实并没真的走,她手里揉搓着梅子,远远地站在那里看着来人。

编者:宋代女诗人李清照有一首著名的《点绛唇》当中也记录了类似的场景。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还有很多人在猜,这个来人是不是就是后来李清照的丈夫赵明诚。

但按照时间上来看:也许李清照的词,就只是韩偓这首诗的化用而已。

不能自己做主的女人:

《卜算子·不是爱风尘 》宋代: 严蕊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当然了,在封建社会的大环境下,女子的地位原本就比较低。

也有为了维持生计,不能自己做主的女人。

严蕊,是宋代的女词人,以自身的经历写下这首词:

我并不喜欢花花绿绿的生活,但仿佛被命运捉弄了。

花开花落都有自然的规律,但这些都是看春风的意愿啊。

走是一定会走的,即便想停下来,也不是由我自己能做主的啊!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这样的我:将山上的野花插满了头,像普通农女一样的生活。

那么麻烦你,不要问我归去了哪里。

编者:大师金庸,曾有一个梦中女神夏梦,她是一个电影演员。

金庸曾说:西施应该就像夏梦一样美丽吧。

后来,夏梦息影,隐姓埋名了。

临走的时候,金庸就在报纸上刊登了这首《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作为送别。

今天和大家一起分享了古诗词当中的3种女子形象。各个都活灵活现,仪态万千。

当然,在古诗词当中,还有抑或痴情、抑或决绝的女子。

因为受篇幅限制,我们下次再写吧。

感谢您的品读,你最喜欢哪个描述,哪个形象呢?欢迎留言给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