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晚年很孤寂的一首诗,已无豪迈洒脱,诗中只剩孤独

说起唐诗,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李白的名字,李白也是我们从小到大最熟悉的诗人之一。李白生活在盛唐时期,是唐朝的浪漫主义代表诗人,有“诗仙”之名。

生活在安定繁华的年代,李白的诗中多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之类的山河美景,或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豪放洒脱,少有杜甫诗中的沧桑之感。

但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是李白在晚年作的一首诗,诗中没了以前的豪迈洒脱,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说的孤独。

《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作这首诗时,李白已经快到花甲之年,也是李白离开长安的第十年。在那之前,李白已经经历了安史之乱带来的漂泊流离,经历了蒙冤入狱的牢狱之灾,经历了带罪流放的屈辱。

他第七次来到宣城,没了昔日友朋如云、迎来送往的场面,也没了北楼纵酒、敬亭论诗的潇洒。只有他独自一人步履蹒跚地爬上敬亭山,独坐许久,之后有感而发写下了这首千古绝唱。

前两句“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看似写眼前之景,其实写出了诗人内心的伤心之感。

天空中几只鸟儿高飞远去,直至无影无踪;寥廓的长空还有一片白云,却也不愿停留,慢慢地越飘越远,似乎世间万物都在厌弃诗人。

“尽”表现了诗人内心的惆怅,“闲”写出了孤云离去的过程,读者在品味孤云离去的状态时,也能感受到诗人内心的无奈。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这一句中用了拟人手法,鸟和云都已经各自散去,诗圣诗人自己凝望着敬亭山,反而觉得敬亭山似乎也正在看着他,双方遥遥相望。

“相看”两字也点出此时山同“我”一样,此刻都是孤寂的。表面看来,是写了诗人与敬亭山相对而视。实际上,诗人愈是写山的“有情”,愈是表现出人的“无情”,诗人凄凉的处境显露无疑。

在整首诗中,诗人赋予山水景物以生命,并且将敬亭山拟人化,十分生动。在这其中,作者写的是自己的孤独和自己的怀才不遇,但更是自己的坚定,在大自然中寻求安慰和寄托。

这首诗中的李白和我们平时独到的李白大不一样,也许随着人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多,对待人生也会有不一样的感悟,年少时的轻狂和激情也会有所改变。

繁华落尽之后,唯有孤独永恒;阅尽千帆后,内心也会更加平静。

李白性格豪迈,热爱祖国的大好河山,他的诗中有对名山大川的赞美,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庐山瀑布;

同时,李白也会在诗中强烈地表现自我,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情,如“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不卑不亢,“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中的坚定自信。

从青年时代起,诗人就怀着用世的热情和“济苍生、安社稷”的功业抱负,积极投入现实的怀抱,期待政治上有所作为。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却不断碰壁,一再受挫。

从李白的诗中,我们能看到壮美秀丽的祖国江山,也能感受到他的自信洒脱和穷厄愤怒,这样的人生态度也会对我们有激励和启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