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创新,书法家永远的课题,也是一个难题

随着信息化和移动网络的发展,电脑、手机等成为记录信息的更高效的方式手段,日常书写几乎被替代,不客气的说有些人可能一两个月都不会写一次字,作为书写的书法存在越来越困难,只能作为纯艺术形式存在。为了让书法在新时代条件下有长足的发展,以更好地充实和丰富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人们提出了“创新”的要求,也成为书法领域永远的话题。

书房书法

其实,自改革开放之后,书法艺术逐步进入了繁荣发展时期,近几十年来,书法创新也得到长足的进步,创新了更多形式,如有的书家在书写形式上创新,汉字的结构形式扭曲,歪斜等等,章法形式上过分夸大,还有脱离了汉字书写,以书法的形式搞起水墨等等,还有甚至用针管代替毛笔,喷射书法,种种形式不一而足,但整体看还是不如人意,许多书法创新之作为总不能得到人们的肯定,根本间题在哪?

当书法从为了保存记录信息的状态而成为纯艺术形式,这一变化将成为书法创新的焦点。就如同篮球和足球,篮球运动称之为打篮球,只能用手,足球运动称之为踢足球,必须用脚,虽然都是球类,但规则不一样,这就是游戏规则。书法也是一样,要有规则。书法作为一门艺术,有其不可违反的铁律,它必须是写、字,它的艺术性、它的美,只在这铁律的恪守中作有生命活力的形象创造。越过这条线,不恪守这一点,即使你自以为有大美,人们也不会认为这是书法艺术。

书法展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出发点错了那就是南辕北辙。那些寻求创新的书家们,看看自己的出发点是否正确,是否守住了这条红线?如果不是,只是自己追求是新的艺术形式,也不必强称是“书法”,成为玩水墨罢了。书法就只能是,也必须是汉字书写的艺术。

赵孟《秀石疏林图》

自古有书画同源说,就有人提出“可以书入画,也可以以画入书” 乍一听,有道理,仔细分析则不符合事实。中国画尤其是大写意,讲究写的成分,画中的树木枝杈,石分三面,都以书法的线条来表现。大写意花鸟的更要求书法的书写性,我们看齐白石画,很多都是楷书、篆书的用笔,如果单单拎出来一个线条,就是书法的线条。再徐悲鸿笔下的马亦如此,悲鸿画马的腿用的是篆书线条,马的尾巴是飞白书,都是写出来线条,充满力量感,尽显马的倔强精神。书和画都是点、线、面组成,反过来怎么不能以画入书呢?

米芾 《临沂使君帖》(又称戎薛帖) 行

由点、线笔画组成一个完整的汉字,就有了筋骨须肉,具有了生命力,具有了精神气格。“以书入画”是为了让绘画形象更有表现力,更生动,更有审美效果;对书法来说,在不失文字基本笔画形体的前提下,能有更生动、坚实,更具神、气、骨、肉、血般的生命活力,因而更耐品赏的效果。而不是把字写成画,没有笔画、结体的汉字书写,就能称其为书法。

在我们一般人眼里,书法就是两个字:“写”、“字”。 书法出现几千年,谁还不知是“写”、“字”?抽象画可以存在,抽象书法作为一个艺术新品种存在,有什么不可以?

齐白石国画

书法作为汉民族特有的一种文化形态,一种艺术形式,它以“不是之似”为审美效果,基于此还派生出两个特有的审美词汇:“意”、“韵”。缺少这种审美效果的书法,不是人们所珍爱的艺术。

苏轼有“书贵难”之说:意思是克服了书法艺术创造中的各种难点,就是美的艺术。书法之美难点的克服上有两点。

首先是以规范的汉文字、以书写为手段创造出生动的、意味深厚、格调高雅的形象。二是在进行这种形象创造中,展现书者扎实的技能、功力、过人的见识修养和高尚的气象格调。

徐悲鸿画马书法用笔

“难”也者,是说这样的形象创造之难,是说达到这样的高境界之难,是说求得这种高韵、深情、坚质、浩气之难。而其美也正在此。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书法美的认识越来越深也越来越高,难度也越来越大,这也正是考验书家“一味重复古人,模拟古人,没有艺术创造”的意义。要创新,首先路要正确,其次。要守规矩。总不能踢篮球,打足球。不守法度,不讲规矩,信笔为体,信马由缰,硬说创新,谬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