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写字,就是写“自”,书法就是“抒发”

不可否认,当今书法确实呈现出空前的繁荣。全国性、地方性书法展览遍地开花,展出作品数量居多,各式各样的书法出版物琳琅满目,大学院校纷纷开设书法专业课,社会上各类书法培训如火如荼,移动互联的发展网络也积聚人各类在线教学,热闹非凡,中国书法事业一派繁荣景象。当今从事书法事业,除了自娱,应该都为社会而存在,职业占据了绝大多数,这种存在基本都是物质的,真正自娱或精神层面的书法爱好者寥寥无几。即便是的时代所需,从事书法职业或是纯为市场的职业书家,不能没有境界的考虑。每一位书家自己技法如何,功力多深,实事求是间自己:我达到了怎样的境界?

王羲之《妹至帖》

境界的高下决定书法艺术作品品位的高下。一件书法作品,没有高雅的审美境界就不能算是艺术作品,充其量是一件书法。书法艺术最根本的追求,就是高境界。

孙过庭《书谱》

人的审美需求是无止境的,书法境界的追求,是书法发展的大趋向。书法从记录信息功能发展成为纯艺术,在形式构成上却永远受着严格限制:它只能是汉字书写,只能以已有的字体为核心,但是任何人也不可能有新字体创造。书法史是几千年来,千千万万人的书写,积累起来的经验,后世习书任何人可以汲取,而真正决定高下的就是个人见识、修养、思想境界。所以,书法成为自觉的纯艺术的时代,实际也就是艺术家自觉追求境界的时代。

苏轼行书书法

文词(诗词、文章),能写出的意境,而作为艺术的书法没有意境,而只有作为艺术的境界。最优秀的书家也不能因书写有意境的诗文而使其书作产生意境。但从审美上说,好的书法作品是有境界的,优秀的书家,是要作为优美的境界的追求者。越有艺术自觉的书家越会做这种追求。如今书法已成为纯粹的艺术形式,书家更要做这种效果的自觉追求。时代书家的贡献,不只表现在以技能功力创造出生动的、有个性面目的形象,更在所创造的形象上显现的高雅境界。有书家曾说:

“写字,说到底,就是写境界。书之美在境界;书之难也在境界。”

古代先贤早有所论,王僧虔《笔意赞》中说:

“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

这些认识都很经典。但是今天从更高的艺术效果看:则是境界。让作品有尽可能高雅的境界,不仅仅是主观愿望问题,而是要以切切实实的修养,才可望达到的境界。

今日之书家首先提高文化修养,文化是书法的根脉和源泉。苏东坡说:

“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黄庭坚说:“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圣哲之学,书乃可贵。”

因为书法已成为纯艺术,它要求时代书家尽自己的能力修养,遵循书法作为艺术的规律,寻求审美价值的可能性,做尽可能高的境界追求。

黄庭坚行书《右和王仲至少监咏姚花四首

书法艺术的境界由其总体自然体现出来。书者没有实实在在的修养,高雅的境界是做作不出的。举手投足尽显一个人的修养,举笔落墨,书写者的情性、欲念等无可掩饰地从笔下的迹印流露。书法写错可以任意涂抹,不满意还可换纸重来,唯有一个人精神境界的东西,却如影随形紧跟在书者笔下,它不是技法决定的,却又是通过技法运用流出的。书法先讲技法,是的优秀书家首先是技法过关,技法可以起到促进作用,技法运用可以促进对书理认识的深化,但精神境界却不只是技法所能解决的,可以肯定地说:没有精神境界的书法,纵有熟练的技法也没有价值。

写字,就是写“自”,书法就是“抒发”。欣赏书法,就是赏“人”,就是赏书法形象创造所展现出来的人的技能修养、思想修养、精神修养所达到的境界。人们对书法美越有本质的认识,越有对境界的重视。

黄庭坚特别推崇苏轼,赞苏书有“郁郁苹的学间文章之气”,批评同时代一些书家,并非没有技能,并非没下工夫,只因少读了几车书,缺少温润娴雅之气,就显得俗,为人所鄙。他甚至说:“士可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

最终,书法作品体现的是精神境界、心灵境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