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书法的速度:快、慢之争

当书法家在写字时,有的人会下笔迅速,整篇作品一气呵成;有的则是轻拢慢捻,仿佛在绣花一样。其实书法也有快、慢之争,两种意见自古就有,而且争论不休,到底书写的速度会对书法的效果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中国最早的文字是甲骨文,它是一笔一画刻在动物骨头上的,而且还保留着图形符号的特点,笔画交错、繁杂,书写起来比较困难,战国以前所有的大篆都有这种情形。

▲秦 李斯《峄山碑》

秦始皇命令李斯统一文字,客观上也是为了简化文字,所以小篆的出现不但把繁复的文字适当的简化,也进一步加快了书写的速度。

▲汉代简册

汉代由于社会的发展,同样也是对于匈奴战事的需要,官方文书的书写必须提高效率。因此,隶书逐步取代了篆书,成为文字书写的主流字体。我们看出土的汉代简册,在起笔和收笔时都没有明显藏头护尾的痕迹,说明当时书写的速度是很快的。

唐代,草书的成熟并且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巅峰,说明书法的速度是不断提升的。唐朝书法家韩方明在《授笔要说》中说:“落笔要快,快则意出。”欧阳询也在专著中说:“缓则骨痴”,就是说一旦行笔慢了,就会失去了力度。

唐朝的强盛使得节奏加快,社会的各个层面都是一派勃勃生机。公孙大娘剑器舞影响了诸多诗人,当然也影响了书法。杜甫说:“公孙大娘一舞剑器动四方,自此草书长进”。

▲唐 怀素《自叙帖》局部

怀素从剑器舞中悟出了书法的要诀,后人形容他“如骤雨旋风,随手万变”。可见他行笔速度之快如同暴风骤雨,这种书写速度恐怕会令观者都透不过气来。

唐朝的书法成就无人能撼动,但是也给后人造成无比沉重的包袱。进入宋代,宋人对于唐代的书法辉煌崇拜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宋代虽然也有“宋四家”,但是他们只能在唐人身后亦步亦趋。

▲苏轼《致季常尺牍》

纵贯整个宋朝,宋人的书法都是在学习唐人,就连宋徽宗极具个性的瘦金体,也是唐人写经的变异体。所以唐宋之际是书法从自然发展到自觉学习的过程,把视觉意识提升到与书写本身同等的地位。

明代倪苏门说:“轻重疾徐四法,维徐为要”,他又解释为什么要慢,就是要学习前人,只有慢才能学习的惟妙惟肖。他的话说出了本质,学习是一种模仿,模仿不得不把速度放慢,而一直沉浸在模仿的快感之中,也必然会使书法沉沦。

▲杨凝式《夏热帖》

虽然宋元明清各朝代也涌现出了众多书法大家,但是他们的成就依然无法与唐人匹敌。所以我们看唐代之后的书法,越来越呈现疲弱的现象。本来应该是挥洒自如的书写,却变成了仪式化的膜拜,小心翼翼生怕犯错的心态,一直被欧阳询“缓则骨痴”的定语所笼罩无法跳脱。

近年来书法界出现了一些改变,书法呈现出一种“加速”的现象,书法家即便在写楷、隶、魏碑时也把草书的笔势融入其中,增加了运动感和速度感。书法速度的提升,不仅是一种自信,对于技法的娴熟,更是在速度中寻找一种不确定性,从而增添书法的趣味。

当某种事物发展到一定时期,往往会进入瓶颈期,这时我们可能需要追溯事物的本源,探寻事物的本质,领悟其发展规律及意趣,也才可以启发思维,突破创新。所以当我们提笔写字时,不应想到技法、规范,更应该还原书法本身的乐趣,这恐怕也是书法提高、发展的关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