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与老年

幼年学书,握起不听使唤的毛笔,歪歪扭扭地描着红模子,第一次在世间显示自己的“艺术”能力,那份喜悦心情至今还记忆犹新。青年、中年时代,使用的全是钢笔、铅笔、圆珠笔,与毛笔几乎绝缘。相隔数十年后,如今又拣起毛笔练起书法来,心情还是象童年时一样喜悦,但喜悦的原因在于从书法实践中尝到了它有益于老年人身心的甜头。

练书法有助于强健身体

日常书写应用文字总是提起笔来就写,它不须预作布置,也不须正襟危坐;将纸放在桌上、腿上,正坐、歪坐,什么姿势都可以。写书法字,提起毛笔之前,先要进行一番准备工作,收拾案桌,磨墨铺纸,所费功夫就不同于书写一般应用文字了。

使用毛笔不象拿钢笔、圆珠笔那样光用指力,还得用腕力和肘力。若是写一寸以上大小的字,则宜悬腕,整个腕臂及肩头都用上力了。这还只是指直接用力的身体部分,其实写书法作品时,还要调动全身力量。东晋女书法家卫夫人说:“下笔点画波撇屈曲,皆须尽一身之力而送之。“这是经验之谈。

全身如何配合用力呢?若是坐着写字,上身必须放正,头部、肩部、胸部向前微倾,以求靠近书案,但脊骨仍应保持不左不右而居中的姿势。左臂置于桌上,以稳定全身,提起全身气力。右臂前伸,右手执笔,但两肩仍须维待平衡。肩部得到平衡,而头部、胸部前倾,则可将全身之力置于两臂、特别是挥亳的右臂上了。这时,腰部、双腿、双脚也须配合:腰须挺直,腿并列平放,脚踏实地,以求从下面支撑上身。如若不然,翘起二郎腿,再晃动几下,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出书法佳品来的。

站着写字,用力更多。两腿直立,微微叉开,以支撑上身。头部、肩部、胸部向前微倾。左手按着纸面,同时也是为了稳定全身,增添右臂的力量。笔在纸上移动,随着移动的不止是右手右臂,整个上身和腰部,甚至两腿和双脚也须左右或前后移动,以适应书写的要求。康有为谈他作书的体会:“通身之力,奔赴腕指间,笔力自能沉劲,若饥鹰侧攫之势,于是随意临古碑,皆有气力"'。

书写书法作品时,全身虽处于运动状态,但却是松弛舒展,呼吸深长,血脉通畅,内脏得到自然的按摩。这种活动的强度虽不如打球跑步、游泳那样的运动,但与打太极拳、做气功,或者出去散步相比,则并不逊色。而且它与打太极拳、做气功一样,都是寓动于静,外静内动,动中求静,静中求动,达到养生健身的目的。

练书法有助于焕发精神

作书的整个过程都得运用脑力。晋代书法家王羲之说:“凡书贵乎沉静,令意在笔前,字居心后,未作之始,结思成矣。“意在笔前,就是说作书之前,先要作出书写的整个设计:写什么词句,字数多少,纸有多大,纸色如何,写什么字体,写多大的字,作怎样的安排,才算合适。要写的字中有哪些字难写,哪些字容易表现出力量和气势,都须心中有数,这样写出来的字才会是优美的艺术品。

待到书写之时,则务使笔不虚动,下必有由。点、横、竖、撇、捺,皆安排得合理、停匀。对于字的各部分之间,要注意它们的间架结构,分间布白,使其管领、接应得符合结字的法则。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也要求布局完美,有映带,有承应,有变换,有情状,有气势,呼汲相关,血脉贯通。如若不然,任笔为体,聚墨成形,心昏拟效之方,手迷挥运之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字写得妍妙的。

书写书法作品时这样立意和用心,对于大脑来说,是一种良性的刺激和锻炼。立意用心之时,心情宁静,神态安详,精神完全集中在笔墨上,大脑处于兴奋状态,从而足以焕发精神,调节生理功能。老人在退离休之后,离开了工作岗位,生活方式猛然改变了,脑力负荷显著减少了,这时若是终日无所事事,无所用心,大脑活动则会迅速迟钝下来。书写书法作品有助于大脑神经细胞分泌有兴奋提神作用的物质,使人白天精神饱满。它费人脑力,但这种脑力活动不象看书那样损伤目力,不象下棋那样激烈斗智,又不象从事写作那样弄得人废寝忘食,欲罢不能。书写书法作品,兴来则写,兴尽则止,写时心不旁赘,写罢再不思量,不必伤神到“拈断几根须”,也不必沉醉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地步。

书法有助于陶冶美的心灵

书法是博采自然之美、生活之善、情感之真而表现于字迹的艺术。字的笔画萃拟了山川草木、鸟兽虫鱼的形象,人的站立行走、揖让舞蹈的动作,这种萃拟追求的不是形似,而是神似,以虚拟、抽象的手法见之于文字的线条,那轻重、浓淡、疏密、断续、迟速不等的线条,与其说在表现不如说在暗示自然和人世各种事物的形象。它们不是事物的实在模样,而是作者心中所感知的事物之精神。但这精神却包含了自然和人世的一切美:丰富多采,和谐统一,均衡匀称,活泼生动,节奏分明……,也流露了作者对这些事物之美的感情和一种情景交融的意境。

从事书法艺术的人始终在追求着美。这种追求会给他带来广阔的活动天地、丰富的生活情趣。这正是老年人所迫切希望的。

为了追求美,他学习自己认为最美的字体,欣赏光耀于古的碑帖和送到展览会上展出的当代佳作,也因此产生了广泛的“业余”爱好:那些与书法艺术精神相通的艺术活动,诸如绘画、舞蹈、雕塑、音乐、诗歌、建筑艺术、体操表演、滑冰表演、球类比赛等等。

为了追求美,他要“外师造化”,游览名山大川,欣赏风景名胜,细致地观察自然和社会,开拓新的活动天地。

为了追求美,他就要研究写字与做人的辩证关系:言为心声,字为心画;有志气的人写的字亦表现出志气,心灵美的人,字才能写得真美。于是他有意识地激励自己的志气,要美化自己的心灵。老骥伏枙,仍怀千里的壮志;烈士暮年,犹存不巳的雄心。这壮志和雄心就是始终保持一颗向上奋进的心,力求为社会发挥“余热”,多做贡献。

从事书法艺术足以使人舒畅心胸、排遣烦闷,起到调节感情阀门的作用,这对于老年人来说也特别有益。老年人有老年人的喜怒哀乐,特别是在离开生活激流之后常会产生寂寞感,儿女长大分居别处以后常会产生孤独感,可能还有种种怀念、哀痛、离愁、别绪、身体的病痛、心灵的创伤。此时若能象唐代书法家张旭那样,将心中的喜怒窘穷、忧悲愉快、怨恨思慕、无聊不平,有动于心者,皆用书法来抒发。胸中块垒,化作笔底风云,纵横挥扫,酣畅淋漓。于是在收卷之时,雨弄云消,晴空万里,复归恬淡清静的境界,岂不快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