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书法是三分醉酒意,七分笔墨趣

酒文化在中国传唱千年,自古以来不管是不管是文人骚客还是商贾官吏,不管是平头百姓还是天皇贵胄对酒的追求是有过之而不及。一些文人雅士为追求艺术上的癫狂状态常常是痛饮狂歌,借酒来宣泄情绪,激发创作灵感,从而在历史书坛中留下千古佳话。

作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被世人所公认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绝世佳作。而这件稀世珍品也是王羲之在醉酒状态下所书写成就的。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一群当世的名人高士聚集在绍兴兰亭,或吟诗,或作赋,或写文,流畅曲水,举杯畅饮,气氛融洽,欢畅自在。王羲之饮酒作乐,即兴作序,由此而创作出流传千古的兰亭集序。

醉酒而创作出来的书法艺术是王羲之在饮酒中性情才思在酒精的刺激下所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故而在其挥洒之中所做出的神来之笔。酒精带来的微醺仿佛是元神出鞘遨游于仙界的迷迷与梦幻,在明确状态下所达到清醒时无以达至的艺术巅峰。

《兰亭集序》的的高超艺术特色有在于一群人在狂欢过后的惆怅自若,同时也体现出中年男子对于人生和社会的思考。自古魏晋多名流雅士,其追求的不光有生命的长度还有人生的潇洒,王羲之亦是如此。

一部《兰亭集序》写的不仅有人生的快意,还有书法技巧的高超。《兰亭集序》遒劲健美,笔法精湛,书风雅意。全篇共有324个字,而其中“之”字就有20个,而这20个“之”字却无一雷同,其用笔之灵活,书写之精妙堪称为惊异,可谓之惊若游龙 翩若惊鸿!

而书写天下第一草书的怀素,这喝起酒来也是“一日九醉”,虽被人冠以醉僧之名。

古往今人之文人墨客对怀素之草书无一赞不绝口。相传,他在寺内每逢饮酒小酌之后,胸中之气,豁达于出,便提笔书写于寺内墙上。其字若笔走龙蛇,虬枝盘曲,又恰似千军万马,驰骋疆场。其势恢宏大气,激昂腾奋。

而他的千古名篇《自叙帖》在其久居长安后回乡途经洛阳时造访追思仰慕已久的狂草大师张旭,途中恰巧遇到其弟子唐代著名的书法家颜真卿。颜真卿与怀素都笃信佛教,且怀素又是颜真卿同学邬彤的弟子,见其草书与先师张旭相媲美,在感慨中两人觥筹交错而相谈甚欢。由此怀素作出了这部被誉为天下第一草书的《自叙帖》。

《自叙帖》的精妙在它冲破传统书法体系中以极速而圆润的节奏与旋律,书写出连绵不绝的狂草之势,在奇宗变幻的书风中探究出在潇洒狂野的书法与严谨法度的布局所相融合的新高度。《自叙帖》在似醉非醉的兴奋中书写此作,借以酒来激发创作出千古名篇《自叙帖》,成为引领一代风骚的草圣。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从苏轼的这首脍炙人口的名篇诗句可探知其也是一位“酒鬼”。

他在晚年曾写过一段自叙:“予饮酒终日,不过五合,天下之不能饮,无在予下者,然喜人饮酒,见客举杯徐引,则余胸中为之浩浩焉,落落焉,酣适之味,乃过于客,闲居未尝一日无客,客至则未尝不置酒,天下之好饮,亦无在予上者。”

这段自叙真是直白的可爱,不善饮酒却喜欢玩味饮酒的乐趣。

他自己也说:“吾酒后乘兴作数十字,觉气拂拂从十指中出也。”如若不喝点酒激发灵感,如何将藏于心中的笔墨在作书绘画时所吐露清楚。

每逢酒后,挥洒笔墨,作以《答钱穆父诗》自题有“醉书”两字,以表醉酒作书所出佳作之欣喜狂喜。《答钱穆父诗》字字相间,用笔轻重,错落有致,韵感十足。诗中“借君妙语写春容,自顾风琴不成弄”一句,在“借君”二字施以重笔,而在“妙”字中以轻笔着落,后又在“语写春”施以重笔,进而在“容自”两字以轻笔着落;再在“顾风”两字施以重笔,“琴不成”三字轻笔,最后“弄”字又转为重笔。时有几个字为重,几个字为轻,在轻重搭配中给人以十足的律动。

古之文人在“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倡导人生及时行乐,在“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抒发伤春惜花之情,在“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书写游侠的豪气干云,花间一壶酒,痛饮三千杯,酒作用于王羲之,使之成为书圣;作用于曹植,使之七步成诗;作用于怀素,使之成为草圣;作用于李白,使之成为诗仙;作用于苏轼。使之成为书法宋四家之首,不管是书法名家还是文学诗人在寄情于琼浆玉液中开怀畅饮,所阐抒出性灵而翰逸神飞中皆作出三分醉酒意,七分笔墨趣的传世名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