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博物院珍藏的一件“书法至宝”,这字超凡脱俗,不输王羲之!

每一个写书法的人,其艺术风格在不同的时期有着不同的体现,在也是很多外行批评内行的一个重要方面。对于多数专业的书法家而言,早年多从篆书、隶书楷书等工稳一路的书法入门。

而随着自己的审美意趣以及学养的不断提升,其追求的方面也不断发生了变化,大部分人会从楷书转向行书和草书,因为草书是最能体现艺术才能和审美意趣的一种书体。很多外行人批评当代书法家不会写楷书,殊不知大谬矣。比如白蕉当年写欧楷,能达到“重影”的地步,但是今人没见过,就以为他不会写楷书。

赵子昂《万寿曲卷》行书长卷

一个书法家最值得学习和最值得称道的地方,是他的书法风格的转折期,这个转折期或者是自发的,也或者是被动的,总之都要“变法”,有的“变法”成功了,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有的“变法”不成功,还得继续摸索。

我们今天所要介绍的一件作品,是赵子昂晚年变法时候的一件作品,这幅字少有人知,但是却堪称800年来最负盛名的一幅字,这字结构端严、字势挺拔,堪称书法的极致。

如今这幅字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也是其珍藏的一件“书法至宝”,这字超凡脱俗,不输王羲之!

赵子昂《万寿曲卷》行书长卷

知道赵子昂的人无不对其充满着敬仰,他是近800年来,能够在书法上达到可以跟晋唐对话的高度,他是“楷书四大家”之一,在楷书式微的宋元时期,他还能以一己之力扛起楷书的大旗,从而比肩于欧阳询、颜真卿等人,实在难能可贵。

当然,赵子昂最为擅长的还不是楷书而是小楷跟行书,我们今天介绍的这件作品叫做《万寿曲卷》,这幅作品就是赵子昂晚年行书“变法”时期的一件作品。

我们能明显从这件作品当中看出赵子昂的变化吉祥,这是赵子昂晚年的一件作品,当中赵子昂官居一品,在集贤与翰林院任职,最后做到了翰林院承旨的位置。

赵子昂《万寿曲卷》行书长卷

这件作品不似早年的作品妩媚多姿,而是将之前内敛的笔法做了一些特殊的开张处理,在单字的表现上显得更加富有韵味和变化。

这件作品是赵子昂抄录的一件皇庆年间官集贤侍读学士时“应制”而作的乐府颂词,而且这也是唯一一件在作品的落款的地方署名为“臣”的作品。

我们看这件作品的单字,字字精雅,变化多姿,线条的粗细对比,空间对比以及在行气上的协调程度,都达到了极为高明的境界,是“无意佳乃佳”的典范。在后世的800年间很难见到这么高水平的作品了。

赵子昂《万寿曲卷》行书长卷

这件作品通篇以纸本写就,纵27.5厘米,横144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