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以作品看书法家文化素养?这3个方面可轻松判断

“文化力量”如何呈现在书法作品中?从根本上来说,文化的力量就是“修身”的力量。一个人的“文化素养”表现在他的一言一行中。诉诸语言,温文尔雅;诉诸行为,儒雅敦厚;诉诸社会,有助于风清气正;诉诸书法,当然就会古雅、大气、书卷气浓。

米芾《丹阳帖》

“书法背后的文化力量”既然能够“呈现”,在一定程度上就应该可以量化。书法家的文化力量应当表现在三个层次上:

其一,是书写内容即“文辞”的选择。

文化素养不同的人,对文辞会有不同的偏好和选择。

有家国情怀的人,一般会选择关乎国家前途命运的文辞;有道德感的人,一般会选择关乎“仁、义”方面的文辞;理性强的人,一般会选择有哲理的文辞;而那些“除了书法,万事不关心”的人,则一般会选择一些书论或者“风花雪月”方面的文辞。

王珣《伯远帖》

需要说明的是,在这一层面上,会不会自作诗文并不重要。有的人虽然“会”,却往往满足于吟花弄月,抒发一己私情,其文化素养就令人怀疑。而且,好的诗文或自作诗文本身并不能直接给书法作品带来书卷气。

再好的诗文,在“江湖书法家”的笔下也会充满江湖气。我并不否认自作诗文对提高文化素养的作用,在我看来,自作诗文只是文化素养提高的一种途径,并非必需的标准。

其二,是技法手段的选择。

王羲之《丧乱三帖》

应当说,使用不同的技法,作品会表现出不同的风貌。文化素养高的书法家,眼光也会高,他们会选择那些能够传达出高雅格调的技法,对低俗的手段会有一种天然的排斥。

历史上那些一流的书法家,他们作品中的“正大气象”“书卷气”等高格调的气息和面貌,有一部分就是通过哪些优秀的技法呈现出来的。王羲之少学卫夫人书,“徒费年月耳”;黄庭坚初学周越书,“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恐怕多是技法上的原因。

黄庭坚《寒食帖跋》

陈胜凯先生举民国学人作品为例时说:“如此众多的直角方折的积累,让作品的整体气息终呈现出沉稳而稚雅的特质。”“其用笔速度偏慢,通篇显出点画厚实从容的美感。”此说也是有其道理的。而“江湖书法”之所以体现出“恶俗”的面貌,一部分原因就是他们使用了低俗的表达手段。

其三,是书法作品所“透”出来的气息、神韵和境界。

杨凝式《草堂十志图跋》

文化素养高的书法家,他的作品必然会传达出一种高雅的气息、神韵和境界。这种传达,是无意识地由心而发,非刻意人为可及。这种气息、神韵和境界,无疑是可以被感知的,虽然可以描述,却往往难以精确,有时甚至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

这就是古人用“龙跳天门”“虎卧凤阙”这样的词语来形容面对优秀书法作品的感觉的原因。在这一层面上,要做到“量化”确实要困难一些。

蔡襄《离都帖》

结语

在现实中,一个内行的欣赏者,面对一幅书法作品的时候,往往注意的是作品的技法以及透过技法而表达出来的美感、气息、神韵和境界,对于文辞内容是什么可能并不注意。

近几年中国书协在评选中增加了对文字内容的审读,意在防止错字等硬伤和促进书写自作诗文,并非以诗文水平来衡量书法作品的优劣。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以上三个层面中,文辞在文化力量的呈现上,其分量是比较轻的。

刘墉行书中堂

欣赏书法和学习书法是一样的,首先要让自己的审美处在正确的路子上,可以说一个人的眼光,决定了他书法所能达到的高度。下面给大家推荐一本陈振濂先生的《书法美学》,他以专业化的研究,深入浅出的文字,述说书法形式美感受的构成、书法美的欣赏及其具体途径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