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就是把汉字书写好的方式方法

#书法#“书法”顾名思义就是把中国汉字书写好的方式方法。

再严肃的说:“书法就是用毛笔、硬笔或其他书写工具将中国汉字展现出体态与视觉上的一种一门“美学的书写结构艺术”。

中国汉字是从“静与动,象与形”的物图展示而来,我们祖先古人具有很强的智慧思维和审美造形形意艺术,是人们对生话的美好表达和文化的向往记载。从形意象形逐渐演变以点线形条来运行笔画笔法的重要性,从握笔握姿到指法的抑扬顿挫来展现书写汉字的美学则律,来形成远古时期的中國书法的美艺法则。

中国书法笔行于远古的竹简绸娟和现代的纸宣,笔行之上,造形于体态,形成于粗细,展现于视美。她的布局规则亦刚亦柔,墨洒亦轻亦重,亦黑亦白,亦方亦圆,亦长亦短,其运用的灵活笔法,无不体现于中國汉字书法的奥妙与美律。我们练书法不能半途而废,其必日久时习,亦临亦摹古今大家碑文法帖,篆草行楷隶,笔专一体,相互致用,不可忽左忽右,杂乱无家,要常学集采,日积月累,灵活贯运,既学既悟,书之造势,布其章法,墨酣饱笔,行成流水,拿捏方寸,畅游与於笔墨纸宣之境。我的祖父陈方纪先生在我初习时曾对我说过习学中国汉字要:“指灵腕稳,肘劲臂力,墨腻笔畅,快行不拖,慢行有章,变其有通,通则万通,既成!”。当时听得只翻白眼云飞雾缈,现在感叹受益匪浅”。后来我在我书法撰文《学书》中写有:“学书苦练笔为友,一日无餐墨充当。志攻习帖书万卷,毫墨挥泄圣贤章”;“墨练百缸书無窮,笔破千宣法在锋”。

故此,中國书法讲究的是“取百家之精华独本家之骨髓“。书写布局要结体精严,笔力凝重,运之自然,后则不饰,笔势呼应,墨脉贯通,宁静冲和,浑然天成。清代刘熙载在其《艺概.书概》有云其书:“章法要变而贯……皆须有相避相形,相呼相应之妙”。

这正是中国书法艺术的贵珍所在,也不枉古人以亦象亦形而造字之衷,表达其意其法,流传千古,促进形成于当今中国书法之美艺美学之法则,给人以萧散简静,绵邈旷远。

写字可以有简单的写字,但是书法不可视为是简单的写字,除严格遵循字的结构与法度上还要有个人表现手法与技巧,风格与神韵。书云:“长者如秀整之士,短者如精悍之徒,瘦者如山泽之癯,肥者如贵游之子,劲者如武夫,媚者如美女,欹斜如醉仙,端楷如贤士”。

中国书法文化与书法作品的美有多元化,其具有哲理的感触又有情感的升华,更具有中国汉字特色传统艺术美学。其使得在书法艺术领域长河里美不胜收,在人类世界艺术之林源远流长,千古独骚之美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