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中笔画都生于一点?错!这是说写字,不是说书法

有人主张,书法中的万千笔画,都生于一“点”,把点画作为书法之源。认为笔画都是由“点”画引申而来,大同小异。并举例说,点画横向拉长,引申出横画,竖向拉长,引申出竖画;点画长挑而出,向左下就是撇画,向右下就是捺画;点画短挑而出,就是不同方向的勾画。好像掌握了一“点”的运笔方法,就能掌握所有文字,也就掌握了整个的书法。

这显然不太靠谱,先不说书法的笔法加上各种手法都跟笔势关系重大,就点画这种成规律性的变动,就已经不是艺术了。这样的学习方法只能叫做学写字,不能叫学书法。

点画在永字八法里,叫做侧。“侧不得平”,一方面说笔画要斜侧,不能平正;另一方面说,笔势要险峻,不能平淡。这是从形和意两个方面来说的,书法中所有的笔画都有形和神两个方面。形的东西是说得清楚,看得明白的,也是简单的,就像这种一点说,只不过是从形上说。却忽略了书法的最重要因素神采。

王僧虔在《笔意赞》中提出来书法艺术美的标准,“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这种标准一直沿用至今,不曾有变。没有字形神采便不可能存在,只有外形没有神采的字也算不上好字,只有形神兼备的才可能称得上好的作品。

这样看来,怎样把神采放到形质里面,就成了书法的能不能好的关键。显然,引申“一点”只能得到形质,却得不到神采。

在五势中,就有专门对点画的介绍。“衮笔势,须按锋上下衄之”,也就是说点画用笔是按锋衄锋的。再有各种异势,笔法基本相同。

书法中所有笔画都是有各种取势的,不同的取势所用的手法不同,也就是笔法不同。各种各样的笔势,正是书法表达神采的手段。而点画所涵盖的笔法很少,不能为所有笔画所用。

就拿横画来说,“三画异势”中的“递相竦峙”,三个横画三种笔势,笔法各不相同。上面一横勒侧,中锋行笔侧法收笔;中间的横画用策法,逆笔中锋,使笔意遒劲;最下面一笔,则用趯锋疾进,才能奋笔腾飞,如千里阵云。

竖画同样有多种,撇捺也不例外。并且,各种笔画中都有“点”所没有的笔法。

横画中有三种露锋收笔仰收、平收和覆收。其中的仰收是策法行笔笔势尽时,手腕向左下翻转,使毛笔笔锋转正收笔,就可以不像揭锋那样锋芒毕露,使笔画遒劲又稳重。如果只用点画延伸,是不可能有这种意态的。

刚才说到了揭笔,也是“一点”里说没有的。在撇捺波磔中,为了表现笔势的凌厉,往往采用揭笔,可以使笔势反复。才能有惊蛇透水,鸾凤徘徊的神气。

再比如竖法画中,垂露可以借鉴点画,而悬针则不可能。点侧讲究的是如高空坠石一样的险峻和厚重,而悬针表现的则是竖画笔尽而笔势尤存,在意态上使竖画犹如待征的勇士,出弓的箭锋。

这种种的笔势以及它们的组合,才生出来书法字的万千变化,才是书法有了与写字不一样的意义,才能进一步称之为艺术。艺术虽然不是哗众取宠的制作,也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的复制,也就没有捷径可走。决不能以一叶障目,不能用瞎子摸象的方法来学习,

学习书法就要从每一点,每一画去认真临帖,穷究法度。当然也不能泥古不化,不然也只是复制别人,永远成不了自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