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书法艺术,汉字

史书记载,“书法”原来有“书"、 “书艺"、“ 书道"等几种别称,如,“书艺”这个名称现在被韩国采用:“书道”现被日本使用。这些名称在中国古代都曾使用过,只因时代变迁,不同的审美观念和社会观念使人们对书法艺术的称谓不断更改。

汉代以前,书法名称只是一个字一“"。””在《说文解字》中这样解释:“书, 着也。从聿,者声。”本义即为书写。那时的“”既表示书写行为,也表示书法作品。东汉蔡邕在《笔论》中说:“为书之体,须入其形等等纵横有可象者, ,方得谓之书矣”,在《九势》中说:“夫书肇乎自然”,都将书法称为“”,这个名称后世仍时有被采用。

笔论

东汉后期,书法艺术逐步走向成熟,当时,书法被认为是一种十分高深的技艺,人们开始对书法以“书艺"相称。魏晋南北朝时期,书法艺术理论着述空前繁荣,并形成完备的体系。当时玄学盛行,文人士大夫谈玄论道风气浓厚,书法理论也受风气影响,具有浓重的道家色彩。

传王羲之《记白云先生书诀》云:“书之气,必达乎道,同混元之理。”王僧虔《笔意赞》云:“书之妙道,神采为上。”

他们把书法与老庄哲学联系起来,认为书法的最高目标是表现“”。 “书道"的名称开始被使用。

王羲之《记白云先生书诀》

隋唐时期,书法教育受到重视,隋朝于图子监中设立数学和数学博士,唐因隋制,书学制度更加完善。据史载,唐朝在国子监总管下,京城设国子学、数学等六所学校,书学内设书学博士职位。贞观元年,弘文馆曾招收五品以上官员、书法爱好者为学生,从府内出示珍贵法书,由虞世南、欧阳询两位大书法家任教。除在国子监、弘文馆专门学校进行书法教育外,社会上的书法教育亦相当普及。书法教育的实际需要,使人们偏重于技法的研究探讨,从整体上把握和体会的“"不适应社会上普遍的书法教育需求。

这时期的书法理论亦偏重于技法的讲述,如欧阳询的《三十六法入》、《八诀入》、《传授诀入》、《用笔论》,虞世南的《笔髓论》等。到唐末,有关书法技巧的理论相当完备,对书法的执笔、用笔、结体、点画等各种技法作了详尽的论述。这种重“"的整体氛围是“书道"这个名称逐渐被“书法”所取代。中唐以后,“书道"这个名字很少被提到,而“书法"这个名称却比比皆是了。

用笔论

至宋代,书法技法的研习之风继续盛行,为了书法研习的需要,出现了现存最早的书法刻帖《淳化阁帖》,亦被称之为“法帖”。宋人的书论上承唐代遗制,姜夔的《续书谱入》、朱长文的《续书断》都是以唐人的书谱入《书断》为基础,继续在用笔、用墨、构字等技法上探究,“书法”这一名称更加深入人心。宋代道学盛行,认为普天之下只有理学家讲的理论才是大道,而书法只是一门技艺,不能与“”相提并论,于是“书道"之名被废弃不用。

宋以后,特别是元代,书法复古风气浓厚,以研究和恢复以“二王"为代表的东晋书风成为书法界的潮流,对书法技法的分析和总结更为细致完备,对技法的迷恋和追求使书法艺术与“”渐行渐远,能技进乎道的书家只能是凤毛麟角。从此“书道"的称呼彻底为“书法"所取代,一直延续到今天。

淳化阁帖

书法作为一种艺术,一般人对此并无异议,因为书法给予我们特别丰富的美的感受,具有无穷的诱人魅力。这种魅力不仅存在于书法作品中,还存在于作品的创作过程中。书法研究成果表明,书法成为艺术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汉字形体结构的丰富性;二是汉字书写工具材料的独特性;三是汉字书写的文化性。

汉字形体结构的丰富性汉字是书法的表现对象,汉字本身具有的特性是使汉字书写成为艺术的重要原因。首先,汉字具有象形的特点,其象形本身就有很强的美术性,如日、月、山、水等等不难看出,象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汉字在后期的发展中虽然符号化,但象形因素仍被大量保留,成为不太象形的象形文字。汉字的象形,不是逼真地模拟自然物象,而是自然物象的高度概括与提炼,具有较强的变化性和可塑性,为书法创作者提供了充分的表现自我的空间。其次是丰富性,

汉字艺术

书法的主要工具即“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其中影响最大的是笔、墨与纸。笔的历史较为古老,从股商甲骨文中存在毛笔书写的朱书与墨书来看,在商代甚至更早时期,我们的祖先已经发明了毛笔。毛笔既柔软又有弹性,锋芒可藏可露,可刚可柔,可方可圆,可枯可润,用笔时伴随提按顿挫变化,可写出粗细方圆各种不同形态和质感的点画,构成的线条或含蓄温润,或清劲道丽,或文静娴雅,或奇逸开张,正所谓"笔软则奇怪生焉" (汉蔡邕《九势》)。

墨有黑墨、朱墨和各种彩色墨之分,最为常用的是黑墨。虽是黑墨,在书写时也有浓淡之分并有墨分五色的要求,墨的灵活运用形成的“墨法"成为书法四法之一。历史上的书法家对用墨极为重视,并有个人偏好,如清朝乾隆时期宰相刘塘喜用浓墨,与他同时期的另一位着名书法家王文治爱用淡墨,因王文治在科举中曾高中探花,所以他们共同得到了“浓墨宰相、淡墨探花”的美誉。

文房四宝

中国宣纸品类甚多,能适应作者不同的书写要求。一般说来,生宣吸墨量大,渗水性强,能较好地表现书写运动的节奏和笔墨变化。古人云:“润似春草,枯如秋藤",很好地形容了在宣纸。上不同笔墨效果反映的生命形态。书法家们就是这样充分利用具有中国特色的书写工具,把笔画的刚与柔,墨色的浓与淡、枯与湿,结构的疏与密、正与斜等对立统一的美表现于一门艺术之内,最终通过高度修养心灵的自然抒发,做到“书之为妙,近取诸……波澜之际,浚发于灵台,必能旁通点画之情,博究始终之理,熔铸虫篆,陶均草隶,体五材之并用,仪形不极;象八音之迭起,感会无方"(唐孙过庭《书谱》)

总之,中国文字的独特性、书写工具的独特性都是世界上其他书写文字所望尘莫及的,它们共同塑造的书法艺术可以说在世界上是一枝独秀、无与伦比。西方文字由二十六个字母构成,虽然书写时可做到字母与单词排列整齐雅致,但仅仅是字母圆圈、曲线、斜线的重复,缺乏变化,构不成线条的生命形象,缺乏墨色的丰富性,从根本上达不到艺术的层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