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的笔法,才能真正懂的欣赏书法

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面,一大群人在看一幅书法作品,你言我语中也常能听到这样的语言,“我虽然不会写,但是我会看啊!”不懂书法的真的会欣赏书法吗?

《笔阵图》中有这么一句争议颇多的论述,“善鉴者不写,善写者不鉴”。这也成为这类人坚持不会写,但会鉴赏的依据。

字面意思就是善于鉴赏的不写,善于写的不鉴赏。卫夫人这句话怎么这么不合逻辑呢?会写的为什么不能鉴赏呢?

古文的意义和语法同今天有很大的不同,只从字面上,有今天主流的字义来解读,难免失于偏颇。“鉴”,原意是盛水或冰的铜盆,与铜镜相同。有照,观察之意。“写”,除了写字,还有描摹的意思。结合上下文意,那么这句话也就有了合理的含义。善于观察细微的不会去简单地描摹,而是察后为我所用,去创作。善于描摹的就不会仔细观察法帖的玄微。照葫芦画瓢式的书法,也就难于下面说的笔力、筋骨的论述。

这句话不但不能说明没有书法知识而可以很好的欣赏书法作品,反而说明了只有仔细观察法帖中的玄微,才能不照猫画虎,才懂其中的奥妙。这种句式跟“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句式相同。

所有美的东西,都会给人以预约感,就算没多过书的人也能感受到事物传达出来的美。这种没就是形质上的美。只是你对形质的主观解读,也算欣赏的一部分。王僧虔就曾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

这些只不过是说的风格,或健壮,或袅娜也只是。这形质的美丑是书法欣赏的表面,是随时代而改变的,不是恒久的。这种普世的美,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看得到的,也只是欣赏的最初级阶段。那些超出了普通审美,藏在笔法里面意的美,才是艺术的真正面貌。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没有书法方面的专业知识,也只能看个漂亮的外表。深层的体验是受专业知识局限的。美见过的美,你便不知其为美,没见过的恶,也许会当它是美好的。所以就有美丽夺目的野蘑菇毒死人的事件,如果是有专业知识的植物学家断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那么书法中的神采从哪里来么?真正的书法都有法度,一笔一画都有门道。笔画的节奏,字体的气势,这些构成神采的要素都来自于笔法。顿笔、揭笔、趯锋、按锋……每种手法都有不同却实实在在的神采体现。

鳞勒的横画,就会遒润;仰策的横画,就会险峻;紧趯的横画,就会古涩;捷策的横画,就会奋飞……这些就象符号一样固定,只有知道这些才会明白文字内里的含义。如同看京戏,演员跑个圆场,就代表行过了千山万水;提着衣角行走,就表示上山或下楼。这些都是京剧的符号,笔法也是书法的符号。

任何的艺术都是离不开技术技巧单独存在的,作为表现手法的笔法也同样承担着精神表达的任务。从几千年的传承中固定下来精髓,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能够轻易解读的。若能解读也是相当有天赋的,那便是懂了书法的。

学习书法也是这样,看懂了其中的奥妙再反复去临摹,就会渐入佳境。但不会有没有越过实践鉴证,而能全通的。没有一层层铺垫也只能达到其中最低的一种境界。

书法同书法的鉴赏对于大多数人都不是必须得,懂与不懂也没什么要紧。只是别抱着书法很浅显的心态混迹于书画圈。由于不懂,上当受骗的例子不是很少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