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的书法丑了700年,但仍受后世敬仰

在二王正书风外,历代都有“反叛”

中国书法,自东汉有了自主的审美意识以后,稍加发展就确立了经典的范式,那就是二王为主的书法风格,知道现在仍然如此。在传统书法脉络中,始终存在着一股“反叛时风”的力量,如果对此不了解,就永远无法看到中国书法的全貌。

杨维桢书法

这股力量,在书法艺术形成之后的历朝历代都存在着。唐有颜鲁公“变法”;宋代大写意,宋四家除了蔡襄,更是将此向前推进一大步;元代在复古的同时,另一脉也更走向极端,出现了杨维桢

明代更进一步,出现倪元璐、金农为代表的“扬州八怪”、傅青主等,逐渐扬起崇碑风尚。至清代,二王之外的另一脉更得世人认可,甚至“尊碑贬帖”,你逢人不谈碑都不好意思。

杨维桢书法

到今天,在二王流行之外、碑学抢占主流之外,从古代无名氏民间书法吸取营养的书风也流行起来,还有西学东渐产生的形式主义等,各种书法元素登堂入室。

书法丑了700多年的“老铁”

从这些书法史浩瀚书家中,我们今天以杨维桢为例——这个书法丑了700多年的老铁,聊聊时风的反叛。之所以选杨维桢,因为就数他最不容易。

杨维桢书法

杨维桢,元代书法家、诗人,字廉夫,号铁崖道人,因善吹铁笛,又号铁笛道人。晚号老铁,但这个“老铁”却是浙江绍兴人,跟今天的东北老铁没半点关系。

要知道,在元朝,真正领导书坛、掌握书坛话语霸权的,是赵子昂、鲜于枢、邓文原、康里巎巎等,他们倡导“复古”理念,为时人共举。而杨维桢,在当时只能算一股野逸风流,不入时人法眼。但在后来,却成为人们眼中的大牛,而且越往后,越显得牛逼。

左:赵子昂;右:杨维桢

杨维桢看不惯那些“书奴”,他偏要反叛时风。他的书法追求气势雄强,注重表达个体的情性与心声。徐有贞亦称:“铁崖狂怪不经,而步履自高。”

杨维桢书法乍看随意,实则笔笔有法

杨维桢67岁时,那年元宵节,虽然是半截身子埋进黄土的人,但喝起酒来仍不让青壮,写起字来仍雄浑壮阔。下面,我们来看看杨维桢这件行草书《元夕与妇饮》的全貌:

此帖多用章草技法,结体和章法上随意自然,节奏上纵横跌宕,体现出闲适自然游戏的心情,并非刻意为之。用笔力透纸背,老辣之甚。

那些看惯了二王体系的人,再看杨老铁的字,可能不忍卒读,甚至骂一句:老铁,有毛病!扎心了!

但这就是杨维桢,一个学识渊博,明明可以把字写得漂漂亮亮的人,偏偏要走上反叛时风的道路。这就是艺术家的性格。

杨维桢书法

从今天的眼光看,杨维桢的字“现代感”很强,其自然随意而又匠心独到的空间布局,应该能够给今天那些运用现代美学理念宣扬书法空间构成的书法群体以信心和鼓励。

但有一点非常关键,杨维桢笔法极其老辣,乍看随意,实则笔笔有法,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觉得其字丑,但仍受后世敬仰的重要因素。

中国书法生生不息、千变万化、精彩纷呈,魅力就在这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