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写好书法,这些问题必须弄清楚,走出书法学习的误区

许多练习书法的朋友,经常把大量时间用在临帖上面,只专注于字形,但是从未思考过字里面的含义。这样盲目的练习,让许多人卡在了瓶颈,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就向我们学习知识的时候,应该知道知识是如何演变的,练字也是一个道理,我们要知道内部结构的笔顺怎么写,才能让字写得更好。

笔顺是写字的基础,甚至是写好字的关键,一个正确的笔顺,可以充分发挥字体的美感,让看字的人舒心,写字的人自豪。但每个人的笔顺写法都是不一样的,不过对于初学者或者大众的写字误区有以下几点。

因为习惯,不深入思考研究:

有的字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写法。就比如说草字头的写法,有人习惯先写横,直接一笔,整个草字头三笔,但是实际上这都是错误的,是人们习惯使然。

正确的写法应该是先写一点,之后是草字头的两个竖,第二个竖后面加一个点,中间留出来,空一格。这样的空格草字头,就会比用横连起来的草字头更具有美感。这就是因为习惯从而导致的错误的笔顺,如果不去改正的话,就会把错误当成习惯,这张误区就是终生的了。

眼见为实的误区:

许多人,以为自己眼睛看到的就一定是真的,但事实上,眼见未必为实。

我们用繁体字的【門】字举例。在写这个【門】的时候,笔顺应该按照两个【日】字来进行,这是将【門】进行解构,就是第一个【日】字的开头,和第二个【日】字的延长。初学者犯的错误是在收笔的时候会出现问题,许多人在写【門】的时候,左半部分是对的,但是到了右半部分,就先写框后补横。

还有一个【必】字,在写字的时候往往表现为心字加撇,实际上这样的写法是错误的,【必】字并不是心字加一撇。这是关于临帖的失真,在写撇的时候,发现上下是断开的,就误以为是两笔,但是实际上,他们是一笔构成的,是在印刷方面出现的问题或者是由于遮挡所导致的。这里的撇应该是一撇下来的,不是分成两笔。

匪徒的【匪】字也是一个道理,匪字应该先写一横,之后在写中间的非字,最后补全。许多初学者会先写非之后在补全,或者先写框后写非。这个字之所以要先写一横,是要对字体进行固定,只有固定之后,才能把握字之间整体的美感。在写带框的字体的时候,都应该先进行固定,区也好,欧也罢,讲究固定才是根本。对有无的无字,也是讲究固定的,先写无的三横,之后再补充,因为三横是大框,再写四竖,最后点上四个点,一组一组来进行写。

不会思考,无法推导:

比如在写繁体的无字的时候。其中的三横,间距是不相等的,但是四竖的间距是相等的。第一横和第二横距离之间是不相等的,第二横和第三横之间间距比较小,这样可以增加字体的层次感,而四竖的相等的距离是为了增加字体的平衡感,而四竖的最后一笔是稍微探了一点,这一点是探究笔顺的依据。之所以将最后一笔探出来一点,也是为了增强书法的审美情趣,但根据这一探我们也能分析出,这四竖一定是再三横后面,三横最先,四竖其次,四点垫后,如此,就把一个字的笔顺给弄明白了。

在学习书法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结合前人的经验,再来进行书写,研究笔顺的时候,要细微观察,否则很可能蹒跚学步,一个也不会。

写字失真,表达不出准确性:

这就好比写【官】字的时候,写完宝字盖,就先写一竖。虽然先写一竖并不难看,也不算错误,这样写习惯之后,会影响行书的写法,之后的行书会影响字体的准确性。真正的官写法,应该先写两口,而两口其实是以为可以的别字,这是另外一种不常用的写法,将其区分。是因为官和宦不仅是同义字,还是近义字,所表达的意思也是相同的,影响文字的准确性。所以,为了之后的长期发展,更应该直接写旁边的字后来写那一竖。

在许多笔顺的时候,应该自己先进行思考,不能只想着去临帖,这样会造成许多失真。失真不仅会影响后续字体的发展性,更会给练字者造成不同程度的学习难度。

虽然这些很有可能是后人翻刻的时候所导致的,同时也是时代的进步,但是不能否认,这些东西会影响初学者的进步和发展,所以一定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不去刻板死学,而是结合思考,那么你会有很大的不同。

有许多现在的笔顺都是来自于以前的碑文,从碑文中我们可以看到书法的演变和转换,笔顺也由此而来,如果想要更高的提升,可以亲自去看一看碑文,或许会有不少收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