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书法更高贵的,是人格的干净!

天地间不见一个英雄,不见一个豪杰。

——倪瓒

倪瓒,初名倪珽,字泰宇,别字元镇,号云林子,元末明初画家、诗人。擅画山水和墨竹,师法董源,受赵孟影响。早年画风清润,晚年变法,平淡天真。疏林坡岸,幽秀旷逸,笔简意远,惜墨如金。以侧锋干笔作皴,名为“折带皴”。墨竹偃仰有姿,寥寥数笔,逸气横生。书法从隶书入,有晋人风度,亦擅诗文。洪武七年卒,时年七十四岁。

倪瓒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合称“元四家”。倪瓒家中富有,博学好古,四方名士常至其门。元顺帝至正初年,散尽家财,浪迹太湖。存世作品有《渔庄秋霁图》《六君子图》《容膝斋图》《清閟阁集》。

如果说,徐渭很狂很酷,唐伯虎既炫且衰,王维幻灭静寂,那倪瓒却酷炫狂拽外加从容不迫地好自在。生在大地主家里的倪瓒自小清高孤傲,不问政治,不愿管理生产,自称“懒(嬾)瓒”,亦号“倪迂”。古来文人就好高洁,但倪瓒确是身心俱洁的艺术家范例,而且他有严重的洁癖。

倪瓒的洁癖如此之深,对男女之事更是深恶痛绝,一辈子没有娶妻。到了监狱,倪瓒的洁癖依然不改。可是这段经历给有洁癖的倪瓒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

看了倪瓒的画以后,是不是感觉心神凄凉寒气透骨,气温骤降二十度呢?他画中的这种萧疏荒寒之气,很多人都试图模仿,但是模仿成功的并不多。这可能是因为倪瓒的洁癖导致的心理特征是别人学不来的。

倪瓒作品多画太湖一带山水,构图平远,景物极简,多作疏林坡岸,浅水遥岑。用笔变中锋为侧锋,折带皴画山石,枯笔干墨,淡雅松秀,意境荒寒空寂,风格萧散超逸,简中寓繁,小中见大,外落寞而内蕴激情。他也善画墨竹,风格“遒逸”,瘦劲开张。

画中题咏很多。他的画由于简练,多年来伪作甚多,但不容易仿出其萧条淡泊的气质。在倪瓒的画论中,他主张抒发主观感情,认为绘画应表现作者“胸中逸气”,不求形似(“仆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画史将他与黄公望、吴镇、王蒙并称元四家。

而且倪瓒只画山水,从来不画人,顶多画个凉亭。曾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画人,他回答说,“当今哪有什么人物呢?”可见他已孤傲到可爱程度。相比现在书画家对市场和藏家的羡慕,挤破头也要成为体制内画家的人,倪瓒至死也要傲娇的文人风骨,不可谓不壮怀激烈!

这其实也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贵族,即使是乡野农夫,即使物质上贫困潦倒,只要人格是干净的,那么这样的乡野农夫也是精神上的贵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