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大家的作品为什么都没有败笔?因为他们都有绝招:补救

有一个很再平常不过的现象,我们在临习或者创作过程中,对自己写的字,总是不满意。于是便一遍一遍地重写。偶尔也有让自己满意的时候,但也不知道这种字是怎样写出来的。但是欣赏古帖时,又会发现书法大家的手下从来没有败笔,字字都合乎自然!

大家们之所以能把每一个字都写好,是因为他们掌握了一个绝招:补救。这种方法颜真卿是在张旭那里学到的,这也是锺王的习书密意,并且还是写字与书法区别的根据。

九成宫的险峻

颜真卿曾经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记录了这种方法,它属于结字的范畴,又不是普通的结字方法,学会这种方法,人人都可以字字无败笔。

颜真卿是这样记录的:

又曰:“补谓不足,子知之乎?”曰:“尝闻于长史,岂不谓结构点画或有失趣者,则以别点画旁救之谓乎?”长史曰:“然”。

多宝塔的平稳

这句话除了一个“趣”字,没有难点,很好用白话文解释。我们熟悉的“趣”,一般意思为兴趣、趣味。在这里也很容易把“有失趣者”误解为“有丧失趣味的”,这就进入了误区,不知道不足的点画是什么。

其实,“有失趣者”正确的解释却是告诉人们,什么样的点画叫不足。不足有两种,一种是“有失”,就是失手了,写坏了。一种叫做“趣”,趣,原意是“疾也”。有仓促之意,其他含义都是引申出来的意思。也就是写得仓促了,没表达出自己的思想来。也就是卫夫人她们说的,笔在意先了。

颜真卿 麻姑先坛记局部

这时是需要补救的,而不是放弃。补救当然是用其他的点画补救,这个“旁”就是“其他,另外”的意思。

大家其实都知道字可以补救,但是都不掌握方法。方法其实都在法帖里,只是很多人读不出。原因有是太拘泥于法帖,把背帖当成了临帖。

颜真卿 麻姑先坛记局部

大多数人都是这样临帖的,一本字帖放在面前。不去分析字的起行收、呼应避让的原理。一味地求形似或者神似,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照猫画虎地尽最大努力把字写成原样,这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儿。但是这样临帖,就算写得再一样,也只是书奴,离开字帖,便不知道怎么写。离开字帖并不是说不对照字帖,而是重新组织章法布局。

这种能力应该在最初临帖的时候就要领悟到,并时常练习尝试。方法其实也简单,俗话说窗户纸不点不破,灯不拨不明。之所以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补的技法,主要还是没人给他捅破这张窗户纸。

颜真卿 麻姑先坛记局部

首先,临帖要读帖。从用笔,包括起笔的各种方法,行笔的各种方法,收笔的各种方法。关键的一个步骤是在心里自己问一下,这里为什么用这种方法。还要观察点画间的关系,为什么要正,为什么要侧,为什么要长,为什么要短。这些为什么力就藏着这个点画“不足”了,下面的点画要“补救”它,所以才会这样。

再一次强调,不要在米字格或田字格里练习,那是写字的方法,不是学习书法的方法。用这种方法,虽然可以更快地做到书写规矩工整,但永远找不到补救的方法。因为你不是用眼睛或者说用心在权衡,而是用格子在制衡。

颜真卿 麻姑先坛记局部

在格子里写字,注重的往往是哪个点画写在格子的什么位置,而不是写在字的什么位置,或者写在前面点画的什么位置!

比如写一个十字,在格子里写,只会让横画或者竖画的起笔收笔去找格子的某个位置。而只有在不用格子时,才会考虑把竖画放在横画的什么位置。当横画向右上倾斜的角度大时,竖画就向右离横画的中心远一点。如果横画的末尾有趋向右下的顿笔时,就又把竖画推向了横画中心的左边。

两个十字的相同规律不同用笔

这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例子,书法中的点画与点画之间,都有其独一无二的承接关系,只不过都遵循着一定的规矩。这个规矩无外乎自然规律,要想沉稳,就要降低重心,要想飘扬,可以抬高重心,倒了的,要用其他的支撑一下。

都说学习书法需要悟性,悟性的作用就在这里。学习要学方法,不要只学表面。书法的特殊性,有着不可言传的特点,古人往往用象形来比拟以表达其意。就是因为这种含蓄,临帖就必须要问清楚所以然。临帖不思考,一辈子也看不见艺术的门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