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是一座围棋之城

扬州,是一座千年古城,

扬州,是一座文化之城,

扬州,是一座园林之城,

扬州,是一座文博之城,

…………

扬州,是一座围棋之城。

扬州人杰地灵,孕育了中国国粹之一的围棋。

早在6000年前,在扬州之北80公里处的高邮龙虬庄有一支文化面貌独特、文化系列完整的原始文化--龙虬文化。

这里出土的陶文甲骨文年代要久远上千年,龙虬庄被誉为中华文明的曙光。

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通过在龙虬庄遗址实地考察,认为:“高邮是古代史中有关帝尧传说的重要地点,高邮是研究探索中国古代文明起源的重要地点。”

4000多年前的尧在这里引导人们从事生产劳动,登上神居山(天山)观天思考,“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

就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中国最古老的博弈游戏围棋诞生了。

正如清代大文学家阮元在神居山写下了一副楹联:

峭壁贯东南,石棋匝地,银杏参天,望盂城双塔悬空,古寺好修佛果;

长湖绕西北,松泉飞瀑,药臼含云,看甓社一帆稳渡,名山定有仙居。

楹联中的“石棋匝地”、“ 名山定有仙居”,尧就是在这里创造了围棋。历经数千年的历史长河,围棋从扬州天山走向世界。

扬州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围棋之城。

围棋一寸长,一寸强,围棋的创设喻示天地之深,阴阳之谐和。围棋要把握时机,取天时地利人和。

而具天时地利人和的扬州,诞生了千年运河,开启了扬州建城史,哺育了围棋茁壮成长。

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开凿了京杭大运河最早的一段邗沟,开创了中国南北水上交通的崭新局面,扬州围棋历史也从此翻开了辉煌灿烂的一页。

公元605年隋炀帝在邗沟基础上开凿了南北大运河,

公元1293年京杭大运河全线贯通,

这是人类水利史上一桩煌煌大业,开启了华夏文明波澜壮阔源远流长的运河时代。

隋代,扬州是大运河南来北往的交通枢纽;

唐代,扬州“富甲天下”,有“扬一益二”的美誉

明清时期,扬州是全国漕运、盐运的转输中心,城市极为繁荣。

千百年来,这里城堞百丈 ,舳舻千里,四汇五达,宝货来集,留下了富庶的经济和昌明的文化无数历史印记。

在这里人文荟萃,灿若星汉,培育了徐铉、方子振、周小松、释秋航、季心雪、周元服、卞邠原、卞子兰、卞立言、韩学元等众多本土国手。

在这里群星璀璨,盛况空前,吸引了黄龙士、范西屏、施襄夏“棋圣”在扬州驻足著书立说,留下了《血泪篇》、《当湖十局》、《桃花泉弈谱》、《弈理指归》等代表古代围棋最高水平的典范之作。

扬州的风流繁华,天时地利人和,给予围棋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清代康乾时期是扬州古代围棋发展的巅峰,代表了中国古代围棋的最高水平。

“腰缠十万贯, 骑鹤下扬州”。风光旖旎、经济繁荣的扬州成为人们向往的地方。

一掷千金的扬州盐商巨富为了提高社会地位,往往附庸风雅,热衷于出资举办各种围棋擂台赛等活动。

因此,这一时期的几乎所有的棋坛重要活动,都与扬州有着密切的联系。

扬州亦成为全国围棋活动的中心,大江南北的高手常聚集扬州,以棋会友,一时间弈风大盛。

黄龙士、范西屏和施定庵三位“清代三大棋圣”恋恋不舍扬州,与扬州盐官、盐商旦夕酬酢,交往密切。

他们在扬州著书立说,写下的《桃花泉弈谱》、《弈理指归》,以及给我们留下的《血泪篇》、《当湖十局》是中国古典围棋的典范之作,是中国围棋古谱的最高峰。

经粗略统计,清代由扬州棋手撰写的,或在扬州写成的抑或与扬州棋手有关的棋著,竟有二十余部之多。这在中国围棋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中国古代围棋的最后一抹夕阳在扬州的天际线上消失,扬州人周小松是晚清棋坛上的最后一座高峰,他称霸中国棋坛近半个世纪。

1894年周小松辞世后,中国围棋跌进谷底,进入一个没有国手的时代。

这就足以说明,当时,在中国棋坛扬州兴则中国兴,扬州衰则中国衰,扬州是中国围棋的晴雨表,扬州是中国围棋的中心。

扬州有着诗人留下的千古围棋佳作。

玉子纹楸一路饶,最宜檐雨竹萧萧。

围棋活动有使人静心、体会玄意之效,历来深受文人雅士的喜爱。

唐代,围棋风靡全国,并上升至与弹琴、写诗、绘画并列的风雅之事。

唐代许多大诗人会下围棋,会写围棋诗,唐朝著名诗人王维(701年-761年)在《同崔傅答贤弟》诗中两次提到扬州一次提到围棋,其中“草堂棋赌”就是指东晋谢安在淝水大战的前夜与人在扬州郊外的别墅里下围棋。

唐代“诗豪”刘禹锡与“诗王”白居易都喜爱围棋,他们在扬州相遇,筵席上你酬我和,在诗中也说到围棋。这些诗词佳话,反映了扬州围棋在社会上已广泛流传了。

扬州是古代弈谱刊印的中心。

扬州是中国古代印刷的重镇,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扬州雕版印刷技艺始于唐代,发展于宋元时期,兴盛于清代。

围棋国手在扬州留下一局局精彩纷呈的棋局,以及一部部流芳百世的弈谱。

明末棋坛造诣最深、名声最大的国手过百龄所著《三子谱》,在清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由扬州梅影楼刊本。

《桃花泉弈谱》和《弈理指归》是我国历史上最有影响、价值最大的古谱之一,被称为古棋谱中的典范之作。这两部巨著都是在扬州首次刊刻问世的。

“清末第一流之弈家” 周小松晚年编著的《餐菊斋棋评》一书,首次刊印于扬州无弦琴室。

这是有据可查的,可以想象,从扬州刊印发行的许许多多围棋书籍,对中国围棋的发展会产生多么巨大的深远影响。

围棋在扬州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并在新世纪得到传承发展、茁壮成长。

扬州棋类协会、扬州棋院、围棋学校的成立;

全国围棋名人邀请赛、中国围棋甲级联赛、中国围棋棋王争霸赛、中国女子围棋甲级联赛、全国围棋大赛等全国性赛事,依然青睐扬州这块神奇的土地;

扬州本土举办的精英赛、千人围棋赛、群英荟萃赛、中日韩围棋赛、大运河城市邀请赛、未来之星赛、名人赛、企业家赛等一系列赛事,把过去主要流行于上流社会的围棋,走出象牙塔,走向更加广阔的天地间,走向世界。

现在,扬州正致力于把围棋这个人类历史上最悠久的一种棋戏,将科学、艺术和竞技三者融为一体,长盛不衰的,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放射出更加夺目的光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