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作为古代娱乐项目,女子能否普遍参与?

围棋

作为琴棋书画之一,围棋在中国的年代与历史十分久远,早在据《世本》中就有记载:尧造围棋,丹朱善之。而在以后的历朝历代,不同的人对其又有不同的记载,但无论如何,我们是能确定围棋是起源于中国这一事实的。

围棋逐渐变得愈发流行,尤其是对缺乏娱乐活动的普通平民来说,围棋更是一项值得热爱的运动。而女子虽然在古代一直处于被压抑的境地,但她们也不可避免地参与进这项活动当中,甚至在历史还曾留下一段佳话。可以说,围棋是一项真正的男女老少皆宜的活动。

古代女子下棋活动由仅限宫廷到民间普遍的发展过程

1、汉朝宫廷内部开创了女子参与围棋的先河

虽然男子才是古代围棋活动的主要群体,其主要学习者也是男子,但在长时间的耳濡目染之下,女子却也开始对这项活动有了更深的了解,甚至于是在平时的相处与观看中去认真学习围棋的规则及博弈方法。在历史当中记载最早的有关女子下棋,便是西汉戚夫人陪刘邦下棋,“于八月四日出雕房北户竹下围棋。”

二女围奕

可能是为了纪念刘邦与戚夫人之间的爱情,也可能只是为了单纯为自己下棋找到借口,日后的汉朝宫女便将在八月四日这一天下棋作为传统习俗而继承了下去。同时,她们还对这一天的胜负表现出较为在意的态度:胜者终年有福,负者终年疾病。取丝缕就北辰星求长命,乃免。虽然这一说法在现如今看来十分迷信,但却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当时汉朝宫廷内下棋活动的盛行。

作为嫔妃的戚夫人之所以能够与刘邦平起平坐而下棋,其一是由于她本人出身高贵,她的父亲在秦汉两朝都任过将领,家族兄弟更是在朝廷身居要职,“是时宠,特进朝侯太仆、光禄侍中、监营持节……功充列王室。”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中,戚夫人自然从小就接受着较为良好的教育,即便并未可以培养她有关下棋的知识,但在与其他贵族男性的接触中,必定是会有所了解的,稍微学习之后,精通也不是难事。

其二是她深受刘邦宠爱,和刘邦有着很长的接触时间,抽出一点拿来下棋以供休闲,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而宫女与当时的普通平民相比,不但日常工作不那么繁杂,有多余时间可供消耗,能够接触到的人大多也是文化素养的官员。长时间生活在这种氛围之下,喜欢上下棋这项活动也不奇怪。从这几点来看,在汉朝时期,女子中下棋的终归只是少数有特定生活背景的人,并不算十分普遍。

刘邦与吕后

2、女子下棋逐渐从上层社会转移到下层民间

《汉书》记载:京师郡国民聚会里巷阡陌,设张博具。

从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出,在汉哀帝时期,下棋已然成了一件几乎全民热爱的事情,这就为女子能够下棋提供了最基本的设备条件。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当时玄学兴起,文人雅士皆以追求清和平淡为荣,而下棋作为能够体现这一特质的有效途径,自然受到了许多人的追捧。尤其是在上层统治者也同样爱好下棋的情况下:“梁武帝好弈,使恽品定棋谱,登格者二百七十八人。”

围棋之风更甚之后,女子作为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便再怎么将其压抑在家中,她们也会不可避免地接触到下棋。到了唐代,琴棋书画已经成了考察一位女子是否真正有文化素养的重要标准:闺秀自命者,书画琴棋四艺,均不可少。可以说,正是这一社会标准的盛行,才真正使古代女子能够名正言顺地接触并学习围棋。

而到了宋孝宗之时,一位名叫沈姑姑的女子在凭借自己高超的棋艺获得大众的广泛认可后,成为了皇帝的棋待诏,能够专门陪同皇帝下棋,身份地位呈直线上升。本来相比较男子来说,女子的功利心就较小。而有了这种先例的存在,自然更使部分有心官场的女子对下棋有了更加热忱的态度,甚至说将其当做一种谋生的手段也未尝不可。虽然女子要获得社会的普遍认可会经历更多的困难,但却总归有了努力的方向。

到了明清时期,下棋活动在民间更为兴盛,并出现了多个流派,在通过大量的比试较量后,使围棋更加普及。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这些活动的进行,如《适情录》、《石室仙机》、《三才图会棋谱》、《仙机武库》等有关下棋方法的图谱也开始出现,这就使女子在学习围棋时能够做到有书可依,不至于自己一个人慢慢摸索。

古代著名的女棋手随社会的发展变化从数量上开始增多

1、唐代之前在史书上有所记载的女棋手寥寥无几

说到古代的著名女棋手,娄逞是不得不提的一位,“南齐东阳女子娄逞,变服诈为丈夫。粗会棋博,解文义。游公卿门。仕至扬州从事而事泄。”在女子围棋中已无敌手之后,她女扮男装,又凭借精湛的棋艺与上层社会中的男子下得有来有回,甚至被任命为扬州议曹参事

虽然后来她被识破身份,不得不返家,但她的所作所为不仅证明了女子在下棋方面并不会弱于人,也是对古代男权社会的有力冲击。而除了娄逞之外,有关女棋手的记载便几乎不再可见,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女子围棋活动是随时间推移才变得普遍起来的。

2、具体时代环境导致了女棋手在数量方面的增长

唐朝是我国历史上一个思想与其他朝代相比显得十分开放的时期,尤其是女子,更是得到了极大的解放。她们不仅能够自主决定自己的婚姻继续与否,在衣着上也是随自己心意选择,并不受限制,进行围棋活动自然更不在话下。

在《酉阳杂俎》中便明确记载了杨贵妃观看唐玄宗与亲王下棋一事,甚至还使唐玄宗免于一场棋局的失败,“贵妃放康国子于坐侧,子乃上局,局子乱。”使其大为高兴,上行下效之后,唐代女子围棋活动便呈井喷式发展了。

到了宋朝后,与其说是思想开放成就了女子围棋活动,更不若说是文化兴盛促进了其的发展。当时整个社会的好学风气更上一层,对人的文化素养要求也相应提高了不少,女子自然也包括在内。赵总怜、严蕊、胡夫人、宋瑶、沈赛娘、李师师、沈姑姑等人都是在史书中有明确记载的人物。此后的明清时期,有关女棋手的记载也越来越多,并逐渐成为社会风尚。

值得一提的是,女子之所以能够在围棋活动上有所建树,与围棋本身的性质也是有莫大关系的。首先它不属于体力活动,只需要下棋双方进行头脑中策略方面的博弈即可,这就极大降低了参与者的门槛,无论男女老少都满足基本的参加条件。

其次,进行围棋活动时在工具和场地上也不需要费太多功夫,甚至连棋盘和棋子都可以即兴找一些东西加以代替,客观条件被无限降低。

再者,下棋符合古代社会对女子的基本礼仪要求,女子不必在动作上有较大的幅度与出入,从而能维持住自己在仪态和表情上的端庄。除此之外,棋谱同诗书一样蕴含着许多道理,多多进行阅读也可以增加学识与智慧,正如《博物志》中所记载那般: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围棋以教之。从这段中我们可以看出,围棋是能够对人起到不小的教育作用的。

女子下棋

古代女子围棋活动终究呈现出封建社会对女子的压迫

在早期女子围棋活动并不为社会所普遍接受时,如娄逞那般拥有极高棋艺的女子尚且在身份被拆穿后不得不归家,其余不如她的女子更是难以出头。如南宋刘镇曾写过一首有关天才女棋手的诗:慧黠过男子,娇痴语未真。 无心防敌手,有意怔诗人。得路逢师笑,输机怕父嗔。汝还知世事,一局一回新。但这位天才女子最后却在史书上连名字都未曾流传下来,不得不令人感到惋惜。

其后女子围棋活动在唐宋之后十分流行,其重要原因也是由于社会对女子的要求有所变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从而使她们能够更加方便地应和男子。又如明朝时期的田贵妃,每次在与崇祯皇帝下棋时,总是能够不多不少地刚好只输两子,为了避免得罪皇帝而这样下棋,必定是比正常棋局更加劳神费力的。这一桩桩事情,都是古代女子悲剧地位的表现。

魏晋时期下棋

总结

围棋在尧舜之时发明,经过历朝历代的发展后到今天依旧是一项参与人数众多的运动,其魅力可见一斑。虽然在封建社会中,女子能够参与到围棋活动并非是她们社会地位提高的结果,但还是在客观程度上促进了围棋活动在全国范围内的普及。同时,随着明清时期市民阶层的崛起,无论是在主观愿望上还是客观条件上,也都使围棋更加深入人心。

参考资料:

1、《古代女子围棋小考》

2、《我国古代女子围棋手校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