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之器:玉器文化之发展

如果说,在旧石器时代晚期,或者更准确地说在新旧石器时代交替并存时期,玉器主要是作为一种玉石不分的生产工具和武器,那么到了新石期时代中晚期,玉器因自身特质而受人们格外喜爱,甚至崇拜而逐渐发展演变为一种礼仪之器,成为人们社会地位权力和文化的象征。这时的玉器,多用于祭祀天地神灵和死后随葬用品,还有一部分变成日常生活中的饰品和辟邪用品。
良渚文化兽面纹三叉形玉器
原始社会特别是中后期,玉器在整个社会中用于宗教、权利、礼仪已很盛行,成为原始社会重要的特征并对后世玉文化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兴隆洼文化玉锛
正如杨伯达先生在《古玉史论》中所指出的此长达6000年的玉文化已经了各个阶段的发展,并逐步广泛化,深化入,并终于成为文化主体,成为巫神媒介及华夏文明的第一块奠基石。
红山文化三孔形玉梳背
这一时期出土了一大批制作精美形制规范、纹样统一的非实用玉器,具有明显的原始巫术内涵。比如距今4500—5500年前的凌家滩—良渚文化遗址三号墓随葬玉器120多件,其中璧24件,琮33件。琮是良渚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玉器,不仅数量多,而且工艺精湛,基本形制有圆筒型和外方内圆型,体现了天圆地方的观念,其“外八方像地之形,中虚圆,以应无穷。像地之德,故以祭地”。
开封市博物馆商代玉牙璧
进入夏、商、周时期玉器制作工艺技术长时间磨合统一,逐步形成了统一格调的礼玉文化。这一时期的玉器,其表现形式主要是用象征的艺术手法夸张双眼以突出人物的神采,动态或立或跽(跪)均合程式。
陕西历史博物馆商代玉戈
玉材来自各地,同时和阗玉增多成为王室贵族的主要玉材。《周礼》记载的瑞玉有六种,苍璧祭天,黄琮祭地,青圭祭东,赤璋祭南,白琥祭西玄璜祭北。目前,出土夏代玉器较为集中的地方是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玉器长且宽大,薄而有刃,仿自工具或武器,但均不能实用是统治者显示威严和神圣的仪仗礼器。玉器是商代王室的专用品。
台北故宫博物院商代玉牙璧
旅顺博物馆西周龙形玉佩
旅顺博物馆西周鱼形玉佩
商代玉器出土多的地方是河南安阳的殷墟,如1976年发掘的妇好墓。妇好是商代著名帝王武丁的妻子,死后受到厚葬,曾出土玉器755件代表着商代治玉的最高水平。西周东周玉文化延续夏商王朝,山西侯马晋国发现盟誓玉圭,玉片,上面写着盟誓内容,证明了玉用于礼仪,庆典,祭祀的实际情况。这一时期的玉文化有了新的发展,由祭祀用具逐渐向君子借以修养品德的用具转变,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彼其之子,美如玉,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这种思想逐步成为崇玉,用玉的一整套制度。
陕西历史博物馆战国玉磬
战国时期的代表作有玉制多节佩玉制龙首璜,玉制兽面纹琮,和阗黑玉带钩等。值得一提的是,汉高祖刘邦是一介农民出生,加之汉初百业待兴所以周朝兴起的成组佩玉,虽然具有美感和礼仪作用,但制作困难,劳民伤财,佩带时行走、劳作等极不方便,一度被严格禁止制作和使用。
汉代出廓璧
一直到汉武帝以后,随着丝绸之路畅通,产自新疆和田的玉料大量运到内地加上国力渐强,社会流行厚葬之风玉器在日常生活和墓葬中大量使用。
故宫博物院南北朝云虎纹玉璜
两晋隋唐以及至五代,宋,辽,金以来,玉器作为礼仪之器的地位逐步降格了,而更多地变成了专供佩戴装饰,陈设,观赏,把玩的饰品了。礼玉地位下降的原因,根本上在于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以及由此导致的人们的思想观念和审美情趣的变化。
天津博物馆唐代兔形玉饰
应该说在玉器发展演进过程中陶器及后来的瓷器也在发展进步中。唐武德年间公元618-626年景德镇有人将瓷器运至当时的国都长安城进贡给唐高祖李渊,号称假玉器。此后瓷器类玉的说法贯穿以后整个年代。
及至元,明,清之际,玉器从宗教祭祀等神坛上走下来,更多地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装饰品,各种形制和纹饰的玉器日益增多。用于佩戴和把玩的玉器,多是小巧可爱用于陈设观赏的玉器则往往器型硕大如清乾隆年间雕造完成的大禹治水图玉料采自新疆,重达5300公斤。
这一时期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玉器由帝王和官府,逐渐走向民间。清代玉器得到了空前发展不但数量多做工精,而且大型的重器也多,品类装饰题材,雕琢工艺都进入了全面发展繁荣的阶段,形成了玉器发展史上的最高峰,也为民间玉器技艺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