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人靠的是什么?


手艺,双手承载的艺术。
精工细作,尽心竭力,这是手艺人给传统工艺文化的一份承诺。
冯骥才先生在《俗世奇人》中曾说:“手艺人靠的是手,手上就必得有绝活。”
灵动美妙的手指穿越材料之间,厚实宽大的手掌托起整件作品。
手的力量,在这动静之间完美呈现;
手的背后,则是一个个平凡的民间艺人在演绎他们的手艺故事。
这双手,或许长满干茧,也许弯曲不直,却缔造出属于中国匠人的荣耀!
来,看看这双也许不美好,却足够温暖的、匠人的手。

▲拉坯的手

云南建水碗窑村,76岁的陈绍康是年龄最大的建水陶制陶人。他13岁开始学习拉坯,60多年过去,如今已白发苍苍,但仍然干劲十足,他说:“我现在一天还能拉20个坯,宝刀不老。”

▲玩黑泥的手

见惯了黄泥拉坯,来看看黑泥。17岁初中毕业,张文亮就开始学习制作平定刻花瓷,成为了专职“玩黑泥的人”。“一坩二压三筛土,四踩五捏六入炉,七煽八杈九熏烤,十分质量十分苦。”他跟父亲学会了黑釉配料,跟大爷学会了烧窑,跟舅父学会了手工拉坯。黑色的泥土“染”花了他的手,指头却依然是轻巧的、灵动的。

▲做鸟笼的手

60多岁的刘子元,制作的微型鸟笼直径最小的仅有15mm,工艺精湛,令人惊叹。但由于患风湿20多年,刘老双手的10根手指早已严重变形,只有拇指和食指可以正常活动。制作这些微型鸟笼,细若头发的笼丝,要拉百次,每次拉丝他都要忍受风湿带来的疼痛。

▲制鼓的手

刨木片、箍鼓身、蒙鼓面……作为彭氏传统手工制鼓技艺的第四代传承人,彭招波老人的手,黝黑精瘦,关节突出,这正是长期制鼓反复拉伸绳子留下的。
即便随儿子进城安家,他也一个不落地带上了所有制鼓工具。只要有人订制,他便操刀献艺,自己也能乐上好一阵子。“只要有人需要,我都会做,直到拿不动刨刀了。”

▲雕龙头杖的手

从40岁那年迷上雕龙头拐杖至今,陈正松共雕了上千根拐杖。如今,他不画稿,拿到一块木头,看一眼形状和天然纹理,适合雕刻什么样的龙头,心里就有数了。
拙木一块,从他的手中却能龙头跃然而起,拿着刻刀,沾着刨花的手,比千万人更懂年轮。

▲打铁的手  

从打铁开始,蔡小小每天都会拍一张手的照片,一年365天便积攒了365张照片,清晰记录了他放下画笔拿起铁锤的手部变化全过程。
抚摸着手掌里一天比一天厚实的老茧,用艺术家的思维身体力行地去感受传统手艺人的生活模式,这样的状态蔡小小觉得很满意。

▲斫琴的手

裴金宝或许算是当今苏州惟一既能弹琴又能制琴的人,以木斫琴,仿古断纹,也修复诸多唐宋古琴。他不仅制琴、修琴,还传琴,倾心向社会各阶层的爱琴人传授琴艺,教授、在校大学生、小学生、园林工作者……他从不管其来自何方,只要有颗爱琴的心,便执手相教,无私传授,真正做到心手相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