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中 式 君

尺八,现今听来已全然陌生的物件,是一种源于中国类似于箫的竹制管乐器,其形制可追溯到秦汉,隋唐时成熟,并有了“尺八”之名。
宋亡崖山之后而绝迹华夏,成为故纸堆里搬弄文字的名词。但因唐宋时期中日文化交流的频繁,反而在日本得到传承和发展,“开启了一个忘却的故乡”。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我要去东门圆寂。
咸通三年,普化禅师在街上向众人乞衣,唯临济禅师解其意,送与棺材一口。普化大喜,扛着棺材喊道:“我要去东门圆寂。”众人争相前往观看,谁知普化却说:“今天的日子不合适,明天去南门转世。”
接连几天东南西门走了个遍。直到众人散去,普化扛棺出北门,请路人将自己钉至棺材里。消息传开,众皆哗然,连忙打开棺材一看,里面空无一物,唯有碧空白云深处阵阵振铎之声渐渐远去。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你走,我要写首曲子送你。
他的“粉丝”张伯便以此虚空铃铎之音为素材写了这曲《虚铎》,后在日文中演化为《虚铃》。据说是一支至简而至深之曲,简单的音符传达着一个彻悟者大慈、大悲、大喜、大舍得愿力遍满虚空法界。
这首《虚铃》,也是中国唯一一首流传下来的尺八古曲。近年来,经过诸如神崎宪、冢本松韵等多位很有情怀的日本尺八传道者以及国内尺八学子的努力推广下,尺八再次走入国人视线。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寒夜里吹过竹林的风
尺八,这种源于中国类似于箫的竹制管乐器,其形制可追溯到秦汉,隋唐时成熟,以管长一尺八寸而得名。它的新月形吹口,比洞箫宽,中空,两端通透无笛塞,更无膜、哨、簧片辅助发音,全靠唇形和角度控制气流发音。
“天地合德,万物资生。寒暑代往,五行以成。章为五色,发为五音。”竹制的尺八本身便有着自然的空灵与恬静,而它的声音更如疾风掠过千年风华。
从声音来讲,笛子比较明快,有笛膜的振动,显得华丽漂亮,箫带有一点文人的内敛和忧伤。尺八则是礼器,蕴含着脱俗出世的情怀。像是寒夜里吹过竹林的一阵风。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日本,尺八的第二个故乡
宋亡崖山之后,尺八也绝迹华夏,成为故纸堆里搬弄文字的名词。庆幸的是因唐宋时期中日文化交流的频繁,镰仓时代日僧“心地觉心”入宋参禅,在杭州护国仁王禅寺从无门慧开习禅。
习禅期间, 他向同门居士张参学会吹奏尺八的技艺,归国后建兴国寺,立普化宗,传授尺八技艺,经过历代演变,一直延续至今。“心地觉心”是日本普化尺八的祖师,因此,杭州护国仁王禅寺是日本尺八的祖庭。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寺庙前,有个跪着吹尺八的人
1994年,一个雪花纷飞的日子,来自日本福井县胜田市72岁的医学博士“斋藤孝介”来到了“心地觉心”曾经学佛的杭州护国仁王禅寺旧址。
只见老先生激动得不能自已,缓缓地从布袋中取出一根旧得发亮的日本尺八,突然跪在雪地上,面向庙前,任凭雪花飞舞,十分虔诚地吹起了古老幽幽的乐曲,接着迈向庙内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庙柱询问再三,对着空旷的古庙吹了首怀古思乡曲。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把尺八还给中国
谈起尺八的传承,日本演奏家冢本松韵说:“古时候,中国人给了日本很多东西,我们现在应该一点一点地还礼,这是礼尚往来。”
“还”,是别人的态度,“传承”,却应该是我们自己责无旁贷的义务。面对历史的滚滚洪流,我们弄丢的,又何止尺八一个。如果我们不能认识和继承自己的来处,又如何找到去处呢?
月夜焚香,古桐三弄,古人之风雅还剩下多少?试看今日香是何味?烟是何色?穿窗之白是何影?指下之余又是何音?恬然乐之而悠然忘之者,是何趣?不可思量处,又是何境?这修心修禅的乐曲,又如何为更多国人所知?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尺八 | 它曾响彻盛唐,却在中国失传千年

发表评论